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第887章 二哥哥这样的情场老手

更新:09-29 00:42 源站:81中文网

沈议绝背对着两人,身体绷直如弓弦。

过了片刻,他仿佛并不在意那些瓶瓶罐罐金银首饰,以无所谓的姿态往军帐走去。

可是还没走出几步,他突然转身,一声不吭地弯腰捡起那些东西,宝贝似的拿衣袖擦拭干净,才好好地藏进袖中。

他没看南宝衣和萧弈一眼,黑着脸快步奔进军帐。

帐帘垂落。

南宝衣立刻爽快地大笑出声。

笑够了,她晃了晃萧弈的衣袖,软声道:“二哥哥,幸好他走得急,我刚刚憋笑憋得可难受了,就怕笑出来叫他尴尬!”

萧弈转着陌刀,同样眉眼带笑:“寒烟凉自告奋勇去沈府找机密,机密没搞定,却搞定了机密的主人……这份功劳,当居第一。”

因为太守府设鸿门宴的缘故,进城的事情被耽搁下来。

两个姑娘留在军帐用午膳。

萧弈也不用膳,专门盯着身边的小姑娘,半个月没见,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南娇娇瘦了。

他开始不停往南宝衣碗里夹肉:“多吃点。”

南宝衣捧着陶瓷小碗,看着碗里堆积如山的肉片,娇美的眉眼忍不住耷拉下来:“二哥哥,我吃不下这么多,会吃胖的。”

“胖点好看。”

“不好看。而且吃不完要浪费的。”

“你先吃,吃不完我来吃。”

殷穗与他俩同桌而食。

她吃了小口米饭,好奇又羡慕地望着两人,娇娇只吃了半碗饭,碗里还剩很多肉,雍王殿下竟然毫不嫌弃,接过她的碗继续吃。

她有心为小别胜新欢的两人创造独处的机会,于是放下饭碗,温声道:“娇娇,我从没见过军队,我去外面走走看看,你慢慢吃,千万别着急。”

南宝衣目送她离开,突然转向萧弈,小手一伸。

萧弈挑眉:“作甚?”

南宝衣歪头:“沈议绝那个铁疙瘩,都知道为寒老板准备礼物,二哥哥这样的情场老手,难道没有为我准备礼物?”

“谁是情场老手?”萧弈不悦,屈指弹了下她的脑门儿,“我明明只与你一个姑娘好过。”

南宝衣捂着额头笑。

萧弈便也跟着笑,起身走到屏风后面,取出一个檀木匣子来。

他把匣子递给南宝衣:“行军的时候经过不少城镇,沈议绝非要逛胭脂铺子和首饰铺子,我闲着也是闲着,就跟着他买了些不同地域不同风情的首饰,你看看喜不喜欢。”

他继续吃饭。

南宝衣打开檀木匣子。

金灿灿的首饰映入眼帘,也有翡翠玛瑙珍珠等物。

她一件件拿出来看,小脸上带着盈盈笑容。

她逐渐想象出一副画面:

首饰铺子琳琅满目,二哥哥和沈议绝手拉手走了进来。

走了半圈,沈议绝拿起一支金钗,翘着兰花指温柔道:“这支海棠金钗好美啊,烟儿戴在头上,定然十分合适。”

二哥哥挽袖拿起另一支金钗,柔声道:“海棠俗气,不如莲花高洁。沈兄还是买这支莲花金钗吧?想来更能讨女人喜欢。”

“果然是呢,没想到萧兄如此有品味,萧兄真是高雅之人。”

“沈兄谬赞。我也想买点首饰送给我家南大人,沈兄可有什么建议没有?”

南宝衣抱着木匣子,笑容逐渐变态。

萧弈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又在浮想联翩,想的准不是好事。

他不爽地拿过木匣:“不送了。”

南宝衣眉眼弯弯:“二哥哥你别生气嘛,我只是随便想想。对了,我也有东西送给你。”

她低头,从怀里取出一枝牡丹。

可惜闷了太长时间,清晨还鲜艳欲滴洁白胜雪的玉楼点翠,竟然已经打蔫儿了。

她惋惜:“不好看了……”

萧弈接过那枝牡丹。

台阁型的重瓣牡丹,花大色艳,花姿绰约。

洛阳城三分美貌,全在这牡丹里了。

他转了转牡丹,神情难得的冷峻凝重。

洛阳不仅是陪都,更是中原的军事重镇,官道连接东方齐鲁大地,是齐鲁郡县向长安进军的重要路线枢纽,对大雍而言意义非凡,甚至比西南十郡还要重要。

想与沈皇后分庭抗礼,想重掌大雍,就得控制洛阳。

他,想掌控洛阳。

萧弈吻了吻南宝衣的额头,郑重道:“娇娇送的这份礼物很好,我很喜欢。”

午后。

春阳依旧温暖。

因为寒烟凉还在太守府,所以南宝衣决定和殷穗一起返回府邸,继续充当探听消息的卧底。

萧弈深谙小姑娘倔强的性格,没有阻拦她。

青皮马车徐徐启程。

南宝衣从车窗探出脑袋,朝萧弈使劲儿挥手:“二哥哥,没有万全之策,你可千万别轻易进城!要小心哦!”

萧弈略一颔首。

马车扬起尘埃,逐渐消失在官道尽头。

沈议绝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沉声道:“当真不进洛阳?”

“进。”

“何时?”

“明日。”

沈议绝微怔:“殷斯年有谋反之心,在太守府设鸿门宴,只等你我自投罗网,就这么进城,是不是太过轻敌?南宝衣刚刚还叮嘱你,叫你不要轻易进城。”

萧弈望向他:“沈将军胆怯了?”

“本将军从不胆怯,却也从不做白白送死的蠢事。”

“并非送死……”

萧弈把玩着那枝牡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殷斯年蔑视皇族有不臣之心,咱们总得给他点教训。本王一个人能打下西南十郡,沈将军,你我合作,区区洛阳城,又算什么?来都来了,自然要叫殷斯年知道大雍仍旧姓萧,叫他知道,大雍并不缺忠臣良将。”

沈议绝双眉紧锁,盯着眼前的年轻皇子。

春风吹过中原的田野,他的织金锦袍猎猎翻飞,高姿风流。

这一趟洛阳剿匪,明明自己才是主帅,可是不知不觉之间,自己竟然习惯了做什么之前都要先问萧道衍一句。

萧道衍看似轻佻慵懒,却偏偏有种令人臣服的力量……

萧弈转身,丹凤眼锋利而漂亮,笑问:“沈将军,咱们一起去把太守府搅个天翻地覆,一起去夺回你的美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