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之世邀赛同人 第一章 我已经退役了

更新:09-10 20:18 源站:81中文网

宽大的沃尔沃沿着B市机场高速安静地滑过。车里,叶修坐在副驾驶座上,和身边开车的叶秋谁也不看谁,各自沉默,一言不发。

叶修微微仰首靠在头枕上,闭着眼,右手握着烟盒,左手五指虚悬腿上,时不时地飞快地敲打一轮。叶秋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漫无目的地拨弄着个旋钮。随着他的动作,车里的广播从轻音乐放到了单田芳的评书,连换了几个台,忽然一个清亮的女声响了起来:

“兴欣战队队长叶修宣布退役——”

“啪嗒”一声,广播被随手关上。空调安静的换气声填充着小小的车内空间,好一会儿,叶秋终于忍不住扭头看了看自家亲哥,舌尖顶着上颚,很响亮地啧了一声:

“我说哥,你就带这么点东西回来啊?亏我还特地开了辆大车子出来预备拉行李,结果,就一小包——”

就这么一个双肩包还没装满。空落落轻飘飘的,像是只支棱着件把硬物,甩到后座上,很轻很轻的一响。这样子,无论如何也不像游子远归,倒是临时回家住几天一样。

“你是光带了键盘和鼠标啊你!”

“哪里哪里,好歹还有登录器好么。”

叶修不假思索地回答。叶秋气结:“老哥你不是吧!换洗衣服都不带?”

“别的东西不是都能网购么。”叶修仍然不睁眼,只循声向弟弟的方向侧了一侧,语气轻飘飘的微带笑意,“倒是你,最近不错啊。“随手拍了一下身下的真皮座椅,“买新车了?”

“妈买的!”叶秋没好气地回答。停了一停,又低声补了一句:“去年5月份买的。5月底,就我们生日第三天。”

叶修默然。他微微睁眼,出神地望着窗外飞掠的树影,在心里飞快地默算了一轮:去年5月底,那岂不正是他挑战赛胜出、带着兴欣重回联盟的那一天?

想到这里,叶修不禁挑眉一笑:

“哟,那妈岂不是要夸死我了?”

这一笑眉目灿然,口气轻松里带着惫懒,分明是他平时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叶秋打心底里松了口气,紧跟着,就忍无可忍地白了他一眼。

“妈把你骂死了是真的!——那几天一直在家里叨咕你,这种合同都会签,简直有辱她的威名。还有,要不是你自己舍不得,她随便打发个学生出去,分分钟告到嘉世破产好么!”

“老妈威武霸气——”叶修耸了耸肩。心知这确实是事实,身为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代法学生,老妈的学生里,单是年富力强、正值当打之年的大律师,站出来少说也能组一个排。至于再下一代的徒子徒孙,加起来一个团也是往少里说了。

这个阵容出去欺负陶轩……咳咳。

手机铃声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叶修茫然了片刻,这才在弟弟鄙视的目光里把烟盒拍在驾驶台上,手忙脚乱地满身上下翻手机。铃声耐心地连响了十来遍,叶修堪堪搜出手机,赶着接了起来:“喂?”

“叶修?我是陈果。”电话里传来的女声又急又快,噼里啪啦的,直往隔座的叶秋耳朵里灌。他出于礼貌,不得不强迫自己偏开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到远处的路面上。

叶修右手攥着手机贴在耳边,胳膊肘撑在车窗上,斜靠着座位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寂静渐渐如窒息一般弥漫而起,又从副驾驶座上流淌到电话的另一头,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急促的嚷嚷声打破:

“喂喂?喂喂喂?”

“老板娘。——我退役了。”

叶秋不禁侧头看了他一眼。余光中,叶修的脸色并不是他见惯的轻松和玩世不恭,而是一种少有的严肃,甚至还带了点不易察觉的阴郁。然而那双眼却是雪亮的,如同新发于硎的利刃,寒光凛然,却只是一闪,便掩没在鞘中消失不见。

对面还在嚷嚷着什么。似争辩,又似劝说。叶修一声不吭地听着,良久,垂下眼帘,再次重复了一遍:

“老板娘,我退役了。”

他的声音安静而坚定,与平时轻飘飘、懒洋洋的口吻大不相同,口气隐隐无奈,却又带着百折不回的力量。对面的声音立刻降低了,小声嘟囔了几句,终于传出了恋恋不舍的一声“好吧”。

“嗯嗯,拜托你啦。帮我回绝他们吧。”叶修又随意聊了几句,挂断手机,重新仰回椅背上,闭上眼长长吁了口气。叶秋直等到他重新睁开眼睛才问道:“找你回去?”

“不是——她们知道我退役了。是世邀赛的事情。”

“世邀赛?”

“荣耀世界邀请赛。第一届的。十六个国家,在苏黎世开赛。”

一声长长的刹车声响。片刻车已在路边停稳,叶秋松开方向盘,半转过身定定地看着叶修:

“哥,你想去的话,家里我来说——”

“不用啦。”与他的郑重相对的,叶修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挥了挥手,仿佛把刚才那些沉重、不舍之类全部扇出了窗外,剩下的,只是唇边一缕飘忽笑意:

“说了我退役了啊!”

从机场回叶家的话,最方便的是沿着机场高速一路进城,到北四环右转,到中关村北大街再右转。叶秋原本估摸着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家,结果,离开机场不到二十分钟就哀鸣了一声——堵车了。

“喔,没事,”叶修表示情绪稳定,“机场高速堵车不是常事么。我们一年来两次北京——哦,去年来了三次,总有一次是要堵的。”

“住了一个多月你好意思只算一次?”叶秋控诉:“而且,这么长时间,你家都不回一趟!”

“不好意思,我说的是上赛季……”

“……打荣耀打得时间线都乱了你!”

兄弟两个毫无营养地斗着嘴,一边互喷垃圾话,一边顺着车流慢慢往前挪。期间叶修又接了两个电话,一个仍然是陈果打来的,叶秋也没有仔细听,只知道叶修是答应了她把手机号给别人;第二个他几乎从头到尾都是沉默,面对着电话那头滔滔不绝的说服、劝诱、摆事实、讲道理,只是在最后,温和而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我退役了”。

他安静地挂掉了电话,面向窗外,深深吸了口气。再转过脸时,笑容仍是灿烂:

“什么时候到家?我饿了!”

“——混账哥哥你不至于啊!你在飞机上一口没吃啊?!”

在机场高速上挣扎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汽车终于拐上了北五环。叶秋松了一口气,脸上笑容也多了一点,刚扭过头想要说话,叶修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是我。……你好。………………我就不去了。我退役了。”

“你怎么会不去!!!!”手机里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穿叶秋耳膜——大概也是因为叶修忍无可忍,把手机挪得远了一些,让手机里的声音毫无窒碍地传了出来:

“你可是叶神啊!!!!”

你可是叶神啊。听着这样的尖叫,叶秋又转头瞥了他哥哥一眼——而这一次,连刚刚的严肃和阴郁都消失了,叶修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前方,双唇抿成一条直线,紧绷的脸颊看不出半点表情。好一会儿,他才翕动一下嘴唇,轻柔而又沉重地吐出一句:

“抱歉。我真的退役了。”

“你上次也说是退役了!”更加激动的反驳从电话里传来:“可是你立刻就回来了!白手起家,组织新队,一年半,杀回职业圈,再一年,拿到冠军!没有人比你更爱荣耀了!你怎么会拒绝,你怎么会连世邀赛都不参加!你是叶神啊!!!!”

声音越来越尖锐,越来越急促,最后,爆发成一声破碎的啜泣。叶修一声不吭地听着,听着,面无表情,只是手里的烟盒不知何时已经被攥成了一团。好一会儿对面才平静下来,努力吸了几下鼻子,终于把语调压抑到正常水准:

“对不起——”声音还是有些颤抖,随着陈述的继续,终于越来越趋向正常:“我失态了……

我……”

又是长长一段安静的聆听。而后,叶修闭了闭眼,再度开口:

“抱歉。”

“……”

“不好意思。”

“……好的。再见。”

他收了线。而后,对着弟弟好奇的目光,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竞技总局打来的。”

“竞技总局的?就这素质?”叶秋满脸的不信任,“说着说着就哭上了?”

“恰巧是哥的粉丝嘛……”叶修摊了摊手,“走到哪里都会碰到也是没办法的事,唉,谁让哥粉丝多呢……”

“我去老哥你不炫耀能死啊——混账哥哥,别在车里抽烟!”

——————

写叶修的部分其实心里很疼……虽然我知道他一定比我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