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宋新帝国 第八十二章 相互试探

更新:09-22 12:17 源站:81中文网

船入汉江,江面就变的宽阔起来,入目的是遍布芦苇的鱼梁洲。

鱼梁洲的历史非常悠久,从北向南的唐白河与从西到东的汉江在这里汇集,泥沙在这里形成了漩涡,堆积之后,形成了鱼梁洲。

这个汉江最大的江心洲面积将近三十平方公里,上面只住了少许人,可以看到纯正的自然景色。

在夕阳的照射下,赵德昭忍不住想起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

就是这样的美。

这是一千年前的襄阳,现代的赵德昭的家乡。

对这个家乡,赵德昭虽然内心有牵挂,但是并未过于看重。

在明朝的时候,他活了一百多年,一次也没有到过。

因为当时的明朝,这里并不是一个重要的区域。

可是如今的宋朝只有这里最适合起步,所以他才会过来。

船行过鱼梁洲,就能看到巍峨的襄阳城墙耸立在江对岸,这里的江面上游窄处只有一里,下游转向南,最宽处超过一公里。

赵德昭站在阁楼的三层最前面,左侧是王溥,右侧是蔡令性。

这应该是一艘花舫,少了一些庄重,多了一些脂粉气,不过装饰的倒很漂亮。

蔡令性指着北门的城楼介绍道:“这就是华夏第一城的襄阳,在历史上,除了因为其他原因,直接攻破的记录屈指可数。

前秦攻晋,四路大军一共十七万人,而朱序只有一万余人,襄阳城也没有被攻破。

最后前秦主帅苻丕只能采取围困之法,切断晋援军和粮道。晋将李伯护叛晋投秦,打开城门,襄阳在被围八个月后才陷落。”

八个月……赵德昭心中暗叹。蒙古大军所向披靡,连欧洲都踏平了,却在襄阳被阻了三十八年。

从1235年宋蒙之间的军事同盟破裂之后在襄阳开战以来,一直到1273年襄阳守将吕文焕投降元朝,前后历时长达38年。

哪怕是最后一次,蒙古大军竭尽全力,襄阳也从1267年守到了1273年。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蒙古大军,用了整整六年,才夺下了这座城池。

历史上,再也没有任何一座城市,能够在兵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守了这么久。

赵德昭点了点头,转头问道:“蔡刺史,江北樊城防御能力如何?”

蔡令性在襄阳为官多年,对这个问题也不陌生,回道:“樊城城东有清河,城北有排子河,七里河,普陀河组成的三道防线,都易守难攻。唯独西侧,并无河道,一片平原,所以有‘铁打的襄阳,纸糊的樊城’之说。”

赵德昭又问:“若是在城西挖渠引水,建立城墙,可否?”

蔡令性胸有成竹又道:“排子河,普陀河都源自新野,邓县一带,水量不足。不过,在汉江上游有黑龙沟,白龙沟两条水道,若是能挖渠引水,就能形成严密的防线。

但,此工程巨大,耗资甚多,更主要是,如此一来,樊城的防区太大,兵力又会不足。”

王溥问道:“如此一来,樊城会有多大?”

蔡令性想了想说:“从东侧清河到西侧易于挖渠之处,有二十里,若以七里河为界,到汉江边,南北十里。”

王溥叹道:“有两个开封府大!”

“不止,这只是樊城,还有襄阳……”赵德昭笑着又跟蔡令性说道:“蔡刺史,再跟我们介绍一下襄阳的情况。”

蔡令性道:“刘殿头到襄阳来,带来了留守的指示,如今属下已经命人在西侧的万山,西南万山与岘山之间的清水沟出筑墙。

万山是坡山,从汉江一直延伸到隆中,将城西堵的严严实实。不过山不陡,故此若要防御,只能挖土砌墙。

清水沟是襄阳的唯一天然出口,最窄处只有一里,筑墙也不费多少人力,最迟夏天,就能完工。”

王溥又问:“那东侧呢?”

蔡令性道:“东侧是汉江转向的天然屏障,而汉江与岘山之间,最窄处只有数十米,目前因刘殿头在那里挖山烧石,现在还没有顾得上。

若是动工,只需半个月,就能在山岭与汉江之间修建城墙。”

“真是天然宝地啊,那如果按照这样的规制,襄阳有多大?”

“汉江到万山也是二十里,岘山隘口到汉江十二里,总面积与樊城差不多。”

王溥楞了一下,又问:“可会被人断水?”

“襄阳有檀溪这条河,护城河又能从汉江取水,断不了水源。”

王溥沉吟了一下说道:“二哥儿,一个襄阳,四周环山,环水,面积就有开封府大。如此看来,樊城这边可以暂时不用筹谋,等以后宽裕,再徐徐图之。”

赵德昭点了点头,又问:“襄阳如今有多少户籍?”

“襄阳内城只有不到万户,三万余人,不过城外与樊城人数加起来,有近五万户,三十万人。”

“整个襄阳府加上南阳府呢?”

“襄阳府如今辖十三个州县,人口超过两百万,南阳府略小,也有两百万。不过若将山南东道人口加上,就没有统计过。”

山南东道包括了河南南部,陕西东部,西川东部,几乎整个湖北,这要算起来,人就多了。

主要是南平政权如今刚被消灭两年多,湖北区域山贼,水盗横生,大部分人口都没有统计过。

赵德昭望向了蔡令性,见此人表情平静,有问就有答,毫无仓促。

虽然听赵匡胤说此人是老成持重之辈,无甚才华,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对当地了解无比的官员,一个负责任的官员,并不像赵匡胤说的那样无能。

赵德昭又带考校地问道:“如今襄阳由州升京,蔡刺史以为,这襄阳该如何升级?”

蔡令性迟疑了一下,说道:“此事朝廷自有定议,属下不敢妄自揣测。”

“我们如今是私下闲叙,但说无妨。”

蔡令性犹豫地望向了王溥,见他也是笑着点头,知道自己躲不过去。

他沉吟了一番说道:“襄阳自古以来就是重镇,春秋早期的楚国,一直就是以襄阳为中心发展自己的国家。不管是以丹阳为都,还是以鄢都为都之时,襄阳都是最大的城市。”

这里的丹阳不是后世的丹阳,而是位于淅川的丹江口水库,楚国被驱逐向南,先在河南淅川立都三百年,后在鄢都(襄阳辖宜城境内)立都一百多年。

楚国八百多年的历史,有一半的时间,都是以襄阳为中心发展。

“其后世这里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也让这个得天独道之地一直没有能得到发展。可即便如此,历朝历代襄阳依旧是繁华之地。

唐设开元十五道,山南东道就是其一,治所襄阳。南平抵挡我大宋,也是以襄阳为首,襄阳破,南平不到两年就灭于我大宋。

此地汉江穿腹,土地肥沃,河道纵横,实乃一等一的鱼米之乡。属下在襄阳为官三年有余,此地繁华尤胜中原。

可留守此次前来,非为农,而为工,属下对工无知,故此不敢胡言乱语,扰了留守大计。”

老滑头,说了半天,看似说了很多,自己一点意见都没有。

不过,他现在已经有些改变主意了,想要留下这个老滑头。

赵匡胤为了扶持他,派来了王溥,沈义伦,卢多逊。

王溥任汉京府尹,卢多逊任兵曹,沈义伦任转运使,兵马都部署,除了王溥是民政,剩下两员大将都是军职。

军政上,目前留了一个观察使的空缺,不让人碍了赵德昭的事。

在民政上,其实也故意留下了不少大缺,比如文散官最高等级的开府仪同三司。

按照宋初的配置,一个州府,特别是像山南东道这样一个比一个省还要大的区域,肯定要有一个这样的文官位置配置。

这个官职可以监督军事,但是军事不能干预他。

赵匡胤还在寻找得力官员,他不想让王溥担任这个官,但是赵德昭觉得蔡令性也可以胜任。

当然,不会如此轻易给他,要好好再观察一番。

开府仪同三司这个散官位在明朝就取消了,但是在宋代还是很牛的,权力很大。

赵德昭举目望去,只见远处的河堤两岸都有无数密密麻麻的人群还在垒土造堤,问道:“蔡刺史,如今调用了多少劳役?”

“秋冬之际就开始调用百姓,如今已经是第二批,共计十万人。”

“农忙之前,工程可能完成?”

“可。”

“河堤可是按照要求施工?”

“按照工部图纸,没有一丝偷工减料。属下以为,汉江襄阳段水稳,如此大工程,劳民伤财。”

赵德昭望了一眼蔡令性,知道这个老滑头是在试探自己。

他笑了笑问道:“为何?”

“汉江上游平稳,丹江湖为汉江调节水量,一直到中游都比较稳定。属下阅览襄阳志,襄阳千年来只水淹过四次,樊城水淹多一点,却也不到十次,与几乎每年都被淹的开封府完全不同。

如今开封府的黄河大堤都没有如此高的标准,可是襄阳却修建底宽十五米,上宽五米的河堤,实乃劳民伤财。”

赵德昭哈哈笑了起来,看着襄阳城越来越近的北门,摇头道:“今日暂且不谈这个,过两日,你就知道为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