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宋新帝国 第八十四章 妖孽

更新:09-22 12:17 源站:81中文网

以前的山南东道就相当于个省,慕容延钊去世之后,加上兵力抽调到潭州(长沙)一带作战,省领导空缺。

蔡令性这个襄阳刺史管不了山南东道,只属于市领导二把手,而不是省领导。

严格来说,山南东道在这几年,只属于一个行政名称,而不是实际管辖地。

没有了节度使,襄阳刺史管不了其他州府的刺史,相互之间都是平级。

现在襄阳府变成了汉京府,直接从市一级别,升为直辖市首都级别,蔡令性这个市二把手就有些够不上省二把手的位置。

而王溥以前是丞相,现在也是一品太傅,他来兼任这个汉京府尹,级别上足够,就能将全省的民政事务管起来。

第一日会见,是襄阳本地官员,隶属山南东道的其他州府的民政,军政官员,虽然参加了宴会,却没有得到召见。

第二日这个白天,才是赵德昭会见他们的时间。

而这个时候,赵德昭也是真正知道了山南东道有多大,官员有多少。

山南东道管辖襄阳郡,南阳郡,上洛郡,安康郡,淮安郡(泌阳),武当郡,房陵郡(房县),汉东郡(湖北中部),富水郡(钟祥,京山一带),竟陵郡(仙桃一带),江陵郡(荆州一带),夷陵郡(宜昌一带),巴东郡(秭归一带),云安郡(重庆奉节一带),南浦郡(万县一带),南宾郡(忠县一带)。

而长江以南的澧阳郡(湖南澧县一带),武陵郡(常德一带)因为被宋军攻占以后,暂时还没有设置更高的管辖,如今也被划归了山南东道。

要不是潭州(长沙)那边还在打仗,赵德昭怀疑那里会不会也被划归到山南东道。

整整十八个州郡,面积比后世的一个省还要大的多,而这个时候的宋朝,面积也不过一百多万平方公里。

按照朝廷的通知,每个州郡的军,政方面的官员,必须要来一个一把手,一个二把手,所以,有些州来的是都指挥使,有些州来的是刺史。

这些人与他们的随从,让襄阳的街面上都热闹了许多。

赵德昭陷入了繁杂的会见程序,第二日先与所有刺史,都指挥使,节度使们见了一面,然后分别会见。

而所有的官员,赵德昭即便会见之后也都没有让走,让所有人纷纷猜测。

而锦衣卫这边,休整两日以后,以恢复性训练为主,由袁不让监督训练。

赵德昭抵达的第三日,他在节度使府设宴款待襄阳本地世家和耄老,年过七十者,都赠以银钱慰问。

而第四日,全城贴满的告示引发了所有人的关注。

告示只有主要几条,一是向整个山南东道通告,朝廷要修建汉京府,除了现有的内城,还要在襄阳,樊城,修建外城,总面积超过了一百平方公里。

如今还没有平方公里的概念,按照大宋的计数方式,就是城廓四百里。

这个面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因为全国最大的城市,也只有这个面积的二分之一大小。

二是今后三年,山南东道不再向朝廷纳粮纳税,所有粮食税赋,都只运往襄阳。

朝廷没有太多的钱财,只给了第一年的启动资金,后面几年,都要靠襄阳本地税赋支撑。

三是每个州郡从家中子女多的户籍人口中,选十六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男,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女眷,前往襄阳服役。

每年一共选十万人,不需要携带粮食,由朝廷配给。

这一条是引发轰动最大的,因为首先服役不需要自己带粮食了,以前服役,都需要自己带粮,朝廷是不管的。

其次,这次服役不是以往的一两个月,而是需要一年时间。

最后一条,是女子竟然也能服役!

宋朝统计人数为什么按户,就是因为女人是不算户籍人口的。

一家有三个儿子成年,就必须要分家,但是家中有七八个女儿,没有儿子的话,也不用分家。

现在,能让女子服役,也让许多农户减轻了负担。

五代十国还没有结束,也就是说天下还在混乱阶段,是没有儒家力量的。

这条征召令只是引发了议论纷纷,并没有人反对。

四,面向整个山南东道,汉京府发出了举才令,凡有一技之长者,皆可向当地官府报名,由官府统一送往襄阳。

历朝历代,统治者们都喜欢发举贤令,都要求是读书人,大户子弟,可是这一次,只求其才。

不管是木匠,铁匠,还是其他工匠,甚至包括种地种的好的,哪怕不识字,朝廷都要。

这一条的反对声是最大的,因为让泥腿子当官,哪怕是最小的官,都是对读书人的侮辱。

汉京这边传开以后,各路驿使立即奔赴各州县,将这几条通令传达下去。

而到了这个时候,赵德昭依旧没有让各州郡的官员离开,每日都在不停接待各级官员,安抚民心。

即便有人询问,赵德昭也在推脱,只让他们再等等。

只有少数几人,才知道在等什么,在等位于鱼梁洲下游的钢铁厂竣工,在等上游的水车竣工,在等纺织厂建成,在等水泥厂烧制出水泥……

实际上,这四条通令,在一开始的时候,连王溥都不支持,因为除了第一条,后面三条都有问题。

汉京府是要建设的,这个不用说,但是让人脱产一年来服役,那农活谁来干?

许多服役人员都是家中主要劳力,他来服役一年,家里人恐怕要饿死了。

朝廷供应粮食,赵德昭还说要给服役人员发衣服,这都是前所未有的,也会增加朝廷的压力。

更别说还能让女子来服役,让泥腿子当官了。

可是,赵德昭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刘小安排他们几人都筹办的工坊去看了一遍。

然后,他们几个就被震惊了,反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眼前的一幕,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赵德昭抵达襄阳后,虽然忙,却很轻松。

他就是跟各界官员混个脸熟,给每个人建立档案,进行评估,这些事还不用他亲自来做。

每天吃吃喝喝,跟各地官员套套交情,还是非常轻松的。

忙的人是裴格安和刘小他们这些管事的内侍,还有去年就已经抵达襄阳的工匠们。

刘小前来襄阳的时候,裴格安就已经整理了水泥的配方,需要木料的尺寸,器材,需要铁器的原料,一些简单的构件图纸。

这几个月,刘小就就一直在忙活这些。

而裴格安抵达之后,就需要将这些所有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东西,构建成能够运行的工具,工序,产品。

她只是跟去年已经抵达的家人们吃了一顿饭,就开始穿行在各个工地,工坊之间。

而那些工匠们,也开始分别接受了她的指示。

一个才十岁的女孩,进入脏兮兮的工坊,一开始并不会让人服气。

众人怕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内侍,是她身后赵德昭。

她在知道了如今社会上女人地位之后,也没有建立自己势力的想法,最少在现阶段,这是不现实的。

她唯一能依仗的,就是赵德昭的支持。

在木匠工坊,她首先安排众人将不同的木制件,加上少许的铁件,合并成了一台大型纺纱机,两台纺织机。

而且,这三台机器,还不是人力的,而是准备用水车带动的。

水车在华夏发展了上千年,西汉时期,就已经能用水车来进行抽水,磨面,磨豆腐。

水车的制造,也不需要裴格安再来操心,她需要做的是让水车和纺纱机,纺织机联动起来。

唯一的不足是,这种水车还是老式水车,没有铁轴,轴承,大部分动能都被自身耗费掉了。

不过,这个暂时也无法解决,因为轴承的精密度,和材质,是很难一次直接到位的。

而现在赵德昭需要向所有人展示,只能先将就。

一些在所有人眼中稀奇古怪的零件,在裴格安的指示下进行了拼装之后,被水车带动,就开始了运转。

当然,这里面也出现了许多问题,材质不合格,规格精密度不够,耗费了裴格安大部分时间来解决。

一个小小的女孩,成了所有工坊的总管事,将所有人训的服服帖帖。

这里面,最震惊的不是工匠们,而是兵曹卢多逊。

这位上怼天,下怼地,中间还要怼空气的愤青一直都是心高气傲,谁也不服的。

赵普在他眼里是个无能之辈,文才不行,做事不行,除了会拉关系,人缘好,不值一提。

王溥在他眼里是个窝囊废,除了历史好,其他什么都不行。

反正在他看来,天下就他一个聪明人,其他人都是笨蛋。

可是现在,他有些畏惧裴格安了,在他眼里,裴格安就是个妖孽。

她根本不是一个正常女孩,一个正常女孩,能识文断字?能懂得制作这些大型工具?

等他看到裴格安指示铁匠们造出了上下吹气的炼钢炉,在铁水里面撒上一些粉末,就能让铁融化的近乎水的时候,更坚定了自己的认知。

但是也更怕她了……

这个女孩,可是得到了禁军和内侍的双重保护,这一切,都因为那个皇子。

皇子是如何能约束这个妖孽的?还是说,这个妖孽本来就是皇子培养的呢?

他觉得自己需要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