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戟平三国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兖州之变

更新:09-26 13:27 源站:81中文网

“大哥的意思是,曹操真正的目的是徐州?”

关羽想了想开口说道。

“不错,曹操这是打着报父仇的名义想侵吞徐州。”

刘备点了点头。

“曹操新得兖州,有俘虏了大量黄巾贼人,即使带大军报仇也不可能把将领都带出来,这么一来后方怎么办?”

刘备数了一下曹操带出来的将领,正是当初讨董时的将领,如今全部带出来图谋绝对不小。

“大哥,这不是明摆着的嘛,那天徐州那些人也说了。”

张飞不以为意,这是早在酒宴那天就说了。

“不一样,翼德,以报仇为目的占据徐州和以占据徐州为目的的报仇是不同的,前者是原本无意占据徐州,后者是早就对徐州起了占据之心。”

刘备摇了摇头说道,这两者之间看似结果没区别,但内中意思完全不同。

“有什么不同,我看都一样,说来说去头都晕了。”

张飞听不懂,在他眼里这完全是一样的。

“大哥的意思是,即使陶谦去找曹操,以死赎罪,曹操也依旧会攻打徐州!”

关羽对张飞解释着。

“大哥这消息要告诉徐州那些人吗?我看有不少人还怀有侥幸的心理。”

关羽又看着刘备说道。

“不用了,明白人自然能想明白,不明白的说了也没用。”

刘备摇了摇头,下邳不少人都是从彭城逃出来的,对于曹操的情况比自己要清楚多了,这些事那些人也应该看得明白。

…………

彭城。

曹操已经坐于彭城之内,大军全然没有出发的意思。

“主公,这都好几天了,咱们还不出发么!”

见曹操安坐不动,夏侯渊夏侯渊开口问道,自那日得知青州军前去下邳援助陶谦,他们就集结大军,准备进攻下邳,杀掉陶谦,一举拿下徐州,可大军集结完毕曹操却没有动静,曹操不下令,谁都不敢动。

“不急。”

曹操摇了摇头说出了这么一个词。

“主公,再等下去陶谦和青州那些人可就都准备好了,这几日听斥候回报,刘备在徐州整顿兵马,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帮陶谦。”

曹仁见曹操就回两个字“不急”,也连忙开口劝道,这再不急敌人可就都准备好了,到时候再想攻破下邳,难度会成倍增加。

“刘备铁了心要和我作对?这也正常,他如今是五根之木,无源之水,自然想找个地方容身,无路可走的陶谦是他最好的选择。”

曹操一点都不担心。

“主公,那我们咱们还等下去?等他们准备完毕下邳可就不好打了。”

夏侯惇也开口问道。

“就让他们准备,准备得越全越好。”

曹操笑着说着。

其余众将都是一脸的不解,不知道曹操在想什么,为什么要敌人一切准备就绪再开战。

“你们看看这个。”

曹操见众人不解,把一份情报递给身边的亲兵,让他递下去传阅。

“什么,那些刚刚收服的青州兵造反了?”

众将领一看那封情报都是脸色一变,刚刚平定的黄巾反贼,收服成为青州兵,青壮加老弱近百万人在兖州境内屯田、训练,如今兖州大军尽在徐州,兖州进内只有少量军队,这要是应对不及恐怕后方不报。

“主公,咱们怎么办?”

众将领脸色凝重的看着曹操,兖州是他们的根基,若是没了他们也将和刘备一样,成为五根之木,无源之水。

“怎么办?我们不是已经准备好了么,大军随时撤走。”

曹操笑着说道。

“可下邳城呢?还有这打下的彭城和小沛!”

曹洪有些不甘心,这都打下半个徐州了,就这么撤走实在是不甘。

“徐州虽好,但却不是久待之地,徐州士人对我很是反感,强取徐州代价太大,兖州比较才是根基。”

“这次大军尽出攻打徐州本就是冒险之举,兖州南北皆有强敌,若是久不回去恐怕会生变故。”

兖州南方是居心叵测的袁术,北方是极力扩张的袁绍,两方人马都不是靠谱的,若是兖州一乱,这两人很可能趁自己不在,出兵瓜分兖州。

“好在于文则严守军纪,镇压住了那些青州兵,这才勉强压下了那些人,不过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最终还是要大军回去才能镇压得住。”

说道于禁,曹操一脸缅怀,又想起了济北相鲍信,这算是自己这些年遇到的最大的恩人,先是极力推举自己为兖州牧,后在围剿青州黄巾反贼的战斗中为了救自己而牺牲。

鲍信遇难后,其手下将领和兵马都投到了自己麾下,鲍信的头号大将于禁就是这时候归了自己。

曹操算是对于禁相当看中了,近三十万青壮青州兵都交给了于禁管理,这次于禁的表现也证明曹操没看出人,青州兵多是泰山周边郡之人,其中泰山郡就有不少,于禁也是泰山郡人,意图反叛的青州兵不少都是于禁的同乡,于禁没有因此徇私,不分亲疏铁血的镇压了所有反叛之人。

“那咱们什么时候撤走?”

曹仁又开口问道。

“等下邳那些人准备完毕,就是这样我们撤军之时。”

曹操这次给出了明确的答复,如果他们贸然撤军,徐州之人一定会发觉不对,那时候少不了追上来纠缠,等徐州之人在下邳布置妥当,严阵以待的时候才是自己撤走的最佳时机。

“你们这几日把彭城,小沛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派兵出去,摆出一副不久大军就要攻城的架势。”

曹操又开口说道。

“是,主公!”

众将领领兵就出去布置了。

“徐州终究会是我的!”

曹操看着手里的陶瓷酒杯,这次徐州是打不下来了,等下次再来时,徐州一样要姓曹。按照曹操的预计,陶谦这个徐州刺史坐不久了,这次他攻打徐州,陶谦的无能显露无遗,自己一旦离开徐州士人的不满很快就会爆发出来,陶谦只能自觉退位,而这新来的刘备就是个大威胁,很可能趁机占据混乱的徐州,不过刘备一个外来人也很难在士族盘踞的徐州真的站稳脚跟。

彭城大军开始紧急的在城内城外调动,让人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似乎大军随时可能开赴下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