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戟平三国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司马家

更新:09-28 12:38 源站:81中文网

陈留郡。

“太守大人,曹操乃是兖州牧,您和他一向交好,为何如今要行这背叛之事?”

张邈部下刘翊开口问张邈道,他也是刚刚才得知张邈想趁着曹操还在徐州未归,联合豫州袁术,夺取兖州。

刘翊很不理解,当初在讨董联军之中,张邈和袁绍交恶,袁绍想让曹操击杀张邈,曹操不肯,这种过命的交情怎么就要突然反目。

“南阳那袁术有无勇也无谋,只知道玩弄权势的冢中枯骨,太守大人不能相信他啊。”

张超也开口说道,他对袁术实在没什么好感,在讨董联军之中时,袁术就以军粮耍过心计,他不在乎兄长是否背叛曹操,只是觉得这合作的人不靠谱。

“曹操于我交好不假,但如今他是兖州牧,我是陈留太守,我受他辖制,陈留富庶,袁绍、袁术、曹操都看着陈留这块地,甚至还有河内的吕布,我如何保全陈留?或者是拱手让人?”

“曹操与袁绍关系非浅,上次能拒绝袁绍,如今袁绍雄踞北方,此人睚眦必报,怎么保证曹操还会与我交好?”

张邈摇了摇头,当初曹操地位还不如他,自然可以相信,因为他不惧曹操,如今曹操地位在他之上,他就不得不防了。

“袁术虽然声名不好,但他也出自汝南袁氏,在豫州势力不可小觑,而且此人和袁绍一向合不来,有袁术的帮助,袁绍就不敢拿我怎么样!”

张邈又说起了袁术。

……

曹操带着大军还在回兖州的路上,面色不善的看着刚刚荀彧送来的情报。

“张邈竟然要背叛我?想我如此信任他,临离开时将一家人都托付于他,却换来这种背叛!”

曹操心中杀机大起,自鲍信死后,他在兖州最信任的外人就是张邈了,为父报仇,攻打徐州是胜负未知的,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曹操告诉叫人,如果自己遭遇不测,就可以去投奔张邈,这是他至交好友,一定会接纳善待的,结果张邈竟然要背叛自己,差点就把家人推入了火坑。

“和袁术合作,张邈真是瞎了眼,袁术是什么东西,和他合作会有好下场么。”

曹操冷笑着,孙坚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和袁术合作那就是与虎谋皮。

“来人,传令大军直接去陈留郡!”

曹操收起了手里的信,对一旁的亲兵下令道,他要直接去陈留郡,看看张邈到底凭什么要背叛自己。

……

“父亲,咱们不回家去吗?”

才十岁出头的司马懿手捧一本书看着父亲司马防问道,他有些怀念河内郡温县的那个大宅院,现在的宅院太小了,他们八兄弟嫌挤。

“懿儿,河内郡暂时回不去了,那里已经被吕布占领了。”

司马防摸着次子的脑袋摇了摇头说道,他乃汉室大臣,不能居住在反贼控制的地方,不然这汉室大臣的身份就守不住了。

“父亲,吕布不算什么,孩儿有办法对付他!”

司马懿抱着书很有信心的说道。

“你能用什么办法?吕布已经是一方霸主,手下兵马数十万。”

司马防看着次子问道。

“父亲不知书中计策千万,孩儿腹中已有破敌之策。”

司马懿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这本书三日之内必须背熟,为父三日后来考校。”

司马防摇了摇头,儿子这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他,什么破地之策在腹中,不过是为了逃避背书而已。

“父亲,孩儿真有对策!”

司马懿见父亲不信,又争辩道。

“好,你说说看。”

司马防见儿子坚持,也准备听听。

“父亲,那吕布虽强但不过在并州,如今幽州公孙瓒手下骑兵上十万,冀州袁绍兵精粮足,更是组建了弓弩阵,号称能敌百万!兖州曹操虽然还弱,但平定黄巾之后,兵马数量也暴涨,联合这三方就能包围并州,从太行山北部,中部,南部,同时进攻并州,那吕布必败!”

司马懿信心满满的说道。

司马防摸着胡须看着司马懿,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不吃惊也不赞赏,就像听到了最简单的话语一般。

对于司马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情报永远是不缺的,对天下情况的掌握超过了一般势力,司马懿能知道幽州、冀州、兖州的变化并不奇怪。

“懿儿,好好看书,你既然有时间,那就把这本也看了,十天之后父亲也要考校。”

司马防又拿过一本书放在司马懿的手中,意思是司马懿太闲了,一本书似乎不够,于是再给了一本。

司马防不惊讶儿子的见解,不过儿子还是太嫩了,根本不明白这漏洞百出的计策根本不现实,公孙瓒、袁绍、曹操,这中原三大诸侯如何联合在一起,合纵之术哪有那么简单,这么多年只有苏秦配六国相印,公孙衍配五国相印,合纵成功,但那两人都是智谋无双,精通机巧诡辩之术的奇人,司马懿现在还没有那水平。

不过司马防心里还是有些触动的,他逼着儿子们读书还是有成果的,十多岁的孩子就知道用合纵抗秦的办法,这书还是没有白背。只是吕布虽强,但中原诸侯也不弱,还没到需要合纵相抗的地步。

“老二,你的点子不行啊,父亲可不是好哄骗的!”

司马朗得意的走过来,司马懿这招他用过好多次了,没一次成功的,想骗父亲,司马懿还太嫩了,司马朗是司马防长子,比司马懿大八岁,如今已经成年,字伯达。

“哼,这次失败,下次我一定会成功的。”

司马懿一点也不灰心,全然不在意的说道,这次献计不成,下次他一定成功。

“二哥你就别试了,七天一本书,我看着都怕,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结果这次还不是一样。”

司马孚走过来说道,司马懿这也不是第一次失败了,看着那厚厚的一本书,司马孚已经能猜到司马懿这些天不需要睡觉了。

几个年岁更小一些的兄弟跑过来,看着司马懿手上那本厚厚的书,都是啧啧称奇,这是他们见过的最厚的一本书了。

“《鬼谷子》?”

司马朗一看那书的书名,脸上就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二弟,你有得读了,父亲对这本书可是要求很严的,除了背还要用自己的心得体会,当年我背这书的时候还没有纸和书本,那竹简都摞了一书架!”

几个兄弟一听都是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