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二章 四皇子叶茂拦路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卡牌!人物卡牌!”

“难道还能……”

叶庆愈发的激动与期盼了。

“系统使用卡牌!”

“好的主人。”

“叮!恭喜主人使用武将卡牌,获得三国赵云!”

“叮!恭喜主人使用说客卡牌,获得战国张仪!”

赵云,一身是胆,白马银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

张仪!连横关东各国,瓦解六国合纵,助大秦蒸蒸日上的武信君。

一文一武。

妙哉!

张让很困惑。

为什么叶庆没有那种如丧考妣的表情。

反而一路上痴痴笑笑。

比封了亲王爵位还要高兴。

“难道,他真的疯了。”

很快出了宫。

叶庆被带上一驾只有一匹马拉的车驾。

欢欢跟他一起被塞了进去。

可见不被受重视的程度。

“公子,他们要带我们去哪里,会不会是……”

欢欢的小身板蜷缩在一角,不敢跟叶庆太亲近。

在她眼里,叶庆在不受待见也是皇子。

也是身份高贵的人。

不过现在她更担心的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所以说话的时候脸色害怕,眼神中有些恐惧。

叶庆看着这个只有十二岁的欢欢,娇小可人的脸上透漏出的担忧与害怕,主动挪了两下过去道:

“欢欢别怕,出宫了是好事,从此以后我们自由了,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了。

以后我们天天有饱饭吃,天天有新衣裳穿,你家公子不会在让你跟着受委屈了,再也不会……”

欢欢闻言,抬头注视着叶庆,看着叶庆那自信而笃定的脸色,自己脸上也终于化开出一丝笑容。

“真的吗公子?我们不会在过以前的……”

“当然,相信我,不会了,以前的总总都会随风消散,我们有了一片新的天空,我要这天在也遮不住我们的追求幸福快乐的权力!”

如果是以前,叶庆断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系统的神奇跟丰厚的奖励。

让他有了无与伦比的自信,还有那份坚定的信念。

“嗯!我相信公子,公子生来不凡,一定可以的!”

欢欢也被叶庆的自信所感染,轻嗯点头。

身上的害怕与惊恐也被压制下去。

“哈哈哈哈……”

车外!

听到叶庆与欢欢对话的张让与一众随行禁军,皆大笑不止。

一个废物!

一个连爵位都没有的弃子。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人支持的皇子,你还想追求幸福快乐。

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没出宫那些个皇子还不好折磨得太过份。

出了宫,失去了宫门的那道护身符,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疯了!果然是疯了,还有妄想症。”

张让开始感觉无聊了。

很快众人就到民务坊,这是大周长安城内最差的三个坊之一。

里面住的人都是穷苦之人,还有一些三教九流之辈。

治安差,混乱又脏。

帮派火拼严重。

可以想象,这里的一座府邸会是什么样,会是什么价格。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队伍被人拦在了进坊的路中间。

“哈哈哈,真是让本王好等呀!”

原来拦下众人的正是大周帝国四皇子叶茂。

“奴婢见过楚王殿下。”张让看到叶茂,脸上露出灿烂的笑,主动迎了上去行礼。

缓缓前行,磨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叶茂。

叶茂见到张让满意的点点头:“张公公有心了,本王会有重谢的。”

要的就是这句话。

张让忙称:“多谢楚王殿下。”

然后他往一边站去,小声对叶茂到:“殿下留口气,奴婢还得送进府邸。”

潜台词大意是,只要不打死,今天你想怎么玩怎么玩。

“哈哈哈……行!我给张公公一个面子,今天就饶他一条狗命。“

叶茂笑得更是肆无忌惮的。

今天肯定要玩个痛快,好好折磨叶庆这个贱种。

“公子,是是……是四皇子!”欢欢刚刚安抚下去的情绪突然又紧张起来。

无助握着叶庆的臂膀道:“公子快跑,四皇子肯定是要打公子的,他又要欺负公子,公子……”

“别怕欢欢,记住我刚才的话,没有人可以再来伤害我们,你家公子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了。”叶庆一边安抚着欢欢,一连部在脑海里的系统道:

“系统,我的赵云呢?”

“主人,你的赵云就在附近,只要你大喊一声,他就会出来。”

“哈哈哈,跑,叶庆贱婢,你还能跑到哪里去。”叶茂以经走近了马车,手里提了一根木棍,敲了敲马车的箱体道:

“叶庆!还不给本王滚出来。”

叶庆掀开帘子,从里面猫身而出。

然后看到提着木棍的叶茂,冷声道:“有事!”

“哈哈哈,好一句有事?”叶茂突然脸上凶厉一起,挥棍打过去:

“给老子站好,看老子怎么抽死你。”

如果是以前的叶庆,断不敢躲闪,更不敢有其它动作。

不过现在的叶庆早以不在是那一个懦弱的小皇子。

他一转身子,脚下一挪,便躲了过去。

叶茂木棍打空,整个人反而往前一跌。

有些意外与愣神。

不过不等他反应回来,叶庆一脚踩住木棍,然后一只脚往叶茂肩头一踹。

叶茂一吃痛,整个人就倒飞跌坐在地。

“混蛋!你敢躲!你敢打本王,你死定了!”

叶庆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让叶茂瞬间更加恼怒。

“陛下说我不学无术,说我不思进取,说我给皇室丢脸,说我是废物,原来你比废物还不如。”叶庆冷喝训道:

“首先我老子是皇帝,你说你是我老子,莫不是你想弑君造反当皇帝;其次木棍只能打不能抽,你连这么简单的语法都用错,可见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在者你当众行凶我不躲那你就伤到了我,你这是在败坏皇家的脸面;最后我不会死,我死了,这辈子你都别想觊觎太子之位,而且能让我死的只有陛下,你现在还不够资格。”

“你……”

叶茂瞬间懵逼了。

叶庆反击就算了。

他还侃侃说出这么一大通道理。

而且还TM有些对似的。

其它人也是愣了半响。

最诧异的要数张让了。

疯皇子,突然反教训起了四皇子楚王殿下。

叶庆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理有据。

按法理一点没错。

张让的眸光一由的微微一聚,露出丝玩味还有阴森。

“叶庆还真是会信口雌黄,妖言惑众,难怪陛下要将你贬到民务坊来,来呀,还不控制叶庆,他若反抗可用军械……”<!--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