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四章 奴婢有大用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殿下饶命,奴婢真的不知,奴婢只是个小小的黄门令而以,陛下圣意难测奴婢也不敢擅自揣测。”

张让吓得满头大汗。

他万万没想到一离宫的叶庆如此果绝与狠辣。

出手如此雷霆,还有赵云这样的绝世高手追谁随。

此时他早以慌了神。

对叶庆有了新的认知。

不敢在小觑。

而且也怕了。

剑就架在脖子上,往里多移动一点点,他就要命丧当场。

他不过是一个太监,别以为自己死了,皇帝会为他伤心,会为他多流一滴泪,会为他报复。

要知道皇家最是无情。

连叶庆这种亲儿子皇帝都可以漠视贬到农务坊来。

他张让算什么东西。

得意时他可以嚣张,失势时只能夹着尾巴。

“如此说来,你就真的一点用没有了,那还是去死吧。”叶庆挥剑作势就要砍了张让的脑袋。

这时张让与张仪几乎同时说道:

“有用!”

“殿下,奴婢有用,奴婢有大用!”

“殿下,草民觉得这张让也并非一点用没有。”

武庆饶有意思的看了一张仪,然后目光锐利的袭向张让。

张让跪匍下去道:“殿下,奴婢在怎么说也是黄门令,宫中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只要殿下饶过奴婢,奴婢可以为殿下打探汇报宫内的事。”

张让知道这是自己最大的价值了。

既然叶庆手下有这等猛将,可见其心并不单纯。

早有预谋,有计算。

想来也不甘于现在的境遇。

对皇位也未尝没有想法。

只要对宫中那个位子有想法,那自己就还有价值,可以商量。

叶庆看向张仪,张仪道:“殿下,张让所言确有道理,杀之不过是脏了殿下的剑,留着还能通报宫中的消息。”

“如此……留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叶庆将剑一收,盯着张让道:

“只是今天我以折了你的面子,又差点杀了你,你走后不会生怨,不会报复于我?”

“奴婢不敢,殿下的手段,奴婢以经领教了,万万不敢在冒犯殿下,奴婢愿意从此追随殿下,一心侍奉殿下。”张让诚惶诚恐的保证道:

“如果我敢怨恨殿下,那我不得好死,如果我敢报复伤害殿下,让我脚底长疮,头顶流脓。”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我凭什么相信你。”叶庆冷冷说道:

“我不过是一个庶出无名的皇子,一无靠山,二无财力,又不受宠爱,你甘心臣服追随于我?其它皇子更值得你巴结投靠吧!”

张让将头磕得梆梆的响:“殿下虽然你没有这些优势,但是你比其它任何皇子更值得奴婢效忠追随。”

“大皇子有文官支持,二皇子有武将支持,三皇子有世家支持,他们不需要奴婢这样的阉人,更不会愿意沾染上我们这样的人,而玷污他们的名声。

所以奴婢能选的人只有殿下!”

“呵!到是有几分道理,但是四皇子他们呢?”叶庆笑了一声又问。

皇帝可是有九个儿子,自己排第六,除开一二三,还有五个人选。

张让道:“殿下,开始奴婢确实是有心结交卖好四皇子,不过殿下也看到了,四皇子就是一个纨绔,欺软怕硬之人,殿下吓唬他一下,他为了自己的狗命,什么话都能说,注定难成大器。”

这狗太监到是看得明白通透。

叶茂堂堂楚王,竟然跑到农务坊来闹事,本身就落了下层。

可能这场夺嫡争位之赛还没有开始,他就出局了。

当然原本的叶庆更是如此,连资格都没有。

不过现在的自己可就不一定了。

叶庆将目光又投到张仪的身上。

张仪道:“殿下谨慎是应该的,张让你要想让我们殿下放心,需要用行动来证明,所以你写一张效忠书,书中要将除了我们殿下之外的所有皇子都骂一遍,还有陛下!”

“这!”张让心中猛的一震。

看张仪的目光有一丝怨恨闪过。

好毒的效忠书。

他要是写了,基本就将所有后路全给断了。

叶庆到是极为满意的颔首。

然后盯着不着声的张让。

张让微叹一声道:“殿下如果真要让奴婢写,奴婢便写!”

“笔墨!”叶庆当然不会仁慈。

张仪到底是文士,基本工具还是有的。

当下拿出来,给张让写。

不过他的纸是一张皱巴巴泛点黄的纸。

看着粗糙,但是张仪却格外的心疼。

叶庆这才记起,龙腾之地的造纸工艺还相当落后。

便于书写的白纸还没有,就算是张仪拿出来的这种黄纸也是极为的宝贵。

于是拍了拍张仪的肩膀道“海丰,以后我定让你有用不完的纸,而且还都是纯白无暇的。”

“谢殿下,海丰相信殿下一定能做到的。”张仪笃信道。

很快张让写好了效忠书。

“殿下我可以回去了吗?”张让问道。

叶庆道:“回去是可以回去,不过你就这样干净又健康的回去,是不是说不通。”

“殿下……”张让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还没有完呀。

张仪道:“张让,四皇子尚且被殿下教训了一顿,你却完好的回去,未免让人多疑,还是让赵将军打一顿,最好是伤条胳膊,伤条腿。”

“海丰所言甚合我意。”叶庆微微点头,对张仪极为满意,于是又道:

“海丰陪我四下看看,子龙你送张让出坊。”

说完叶庆朝着里面走去。

张仪朝着张让瞧了一眼,微微翘起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跟着叶庆往内院而去。

张让苦苦哀求,希望叶庆给免了他这顿打。

不过叶庆不为所动。

赵云握枪一动,下一刻就听到张让的惨叫声。

“殿下,虽然这张让写了效忠书,诋毁了皇帝跟其他皇子,不过还是不可信,需要多提防。”张仪追上叶庆提醒到。

叶庆道:“阉人自是不可信,我从来就没想过他能帮我做事,只是现在还不能杀他而已,留着他还能看看我们的这位皇帝究竟是什么态度。”

“殿下英明,是海丰多虑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