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五章 民务坊三帮十会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海丰跟我说说我大周的基本情况!”

原身体主人叶庆常年关在宫里,连大周最基本的情况都不知道。

收刮了其的记忆,此时的叶庆也只能获得可怜的一点信息。

这实在是一件糟糕的事。

张仪道:“殿下,我大周有九郡,其中关中三郡,西凉二郡、黄河以北两郡、函谷关以东二郡。

带甲之士不下十万,西边是七羌,北边是各部夷族,其中以突厥为主。

南边是巴蜀各国以及南蛮。

东边与我大周接壤有数国,其国力皆在我大周之上,对我大周一直虎视眈眈……”

味庆微微点头,大周有点像中国历史上的西汉,还有大唐初期。

政体是二者的结合。

既三省六部制,官员出士以荐举为主,没有科举。

治理上是郡县制为主,各地有无数的世家把持着地方上的大权。

不同华夏两朝的是这个大周的势力范围只有关中附近一些地方。

与西汉、大唐差远了。

而且最重要的后方粮草与人口基地的巴蜀盆地并不在手里。

所以说这个世界的大周,只是一个小弟弟。

“那大周之外有多大,还有多少国度,往东多远能见到大海!”叶庆又问。

张仪苦笑回道:“殿下,这些臣不知,整个大周帝国也没有几个知道,除非派人去四方探索。”

“不知那就算了,以后我会让人查清的。”

叶庆知道这方世界肯定比地球大得多。

以现在的交通工具,还真的不好探索延展地图。

“殿下,外面的事情张仪是不清楚,不过这农务坊的情况,我却明白,殿下当务之急是需要在这里扎根生存下去。”张仪道:

“殿下,农务坊是整个帝都长安治安最差的三个坊之一,这里有三帮十会,无数的亡命徒,各方势力鱼龙混杂,纷争不断,稍有不慎便会丢掉性命,须得小心。”

“三帮十会!亡命徒。”叶庆喃了喃道:

“是不是朝廷的人或者官府的人,一般都不敢插手进来,对农务坊忌惮又避之不急。”

“殿下明鉴,确实是如此?可以说农务坊就是整个帝国江湖的一个缩影,刀光剑影比之战场更加的激烈凶险。”张仪分析道:

“不过在这里虽有危险,同样也有机遇,殿下没有武将、文官、世家的支持,如果能以农务坊为基准,获得江湖中人的支持,未来即使不能争位,也能保全做一个自在王爷,笑看天下风云。”

叶庆眼中闪过一道道精芒。

自己没有后台,如果能收拢江湖的力量,那就同样有资格争鼎那个位置。

想想人家老朱,开局一个碗,不也先靠着江湖之力起家,最后复汉家衣冠,晋九五之尊。

“殿下若同意,张仪愿意以八尺之身,凭三寸之舌,去劝说三帮十会,助殿下一统农务坊,立万事之基。”张仪双手重重的行了一个躬身礼。

叶庆满怀感动扶起他的双手道:“如此就辛苦海丰了,大事若成,海丰之名必美传大周,永享千年。”

“谢殿下!”张仪顺势直身。

便要出府帮叶庆去招揽三帮十会,不过这时叶庆看到像只勤快的小蜜蜂的欢欢,正在打扫府邸的杂物,便喊住了张仪道:

“海丰等等,我这里有五十两银子,你先拿去花销,一部分为作你制办行头所需,一部分你顺便招几个下人,这府邸虽不大,却也需要一些人做事!”

“是殿下!”张仪接过钱,目光不经意的撇了一眼欢欢这个侍女,心中陡然升起暖意。

殿下对一个下人尚且如此关怀,心性定差不了。

…………

楚王府!

叶茂狼狈的跑了回来,一想到在农务坊前受的打击,他就是一阵咬牙切齿。

拦截痛打叶庆不成,反被羞辱。

他堂堂楚王何时受过这种辱。

一向都是他欺负叶庆,现在叶庆反过来欺负了他。

“此仇不报,本王誓不为人,叶庆你个贱种,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越想越气,叶茂重重的一拍案几。

这时有人来报:“王爷,木九先生来了!”

“木九来了,让他进来。”叶茂正在气头上,虽然这木九是自己的谋士,不过他却没有一丝的恭敬口吻。

木九也知道叶茂的脾气,进来就道:“王爷可是在恼农务坊前之事。”

做为谋士,在来的时候他以经探明问过了楚王府的人,知道叶茂被反打脸之事。

叶茂道:“没错,农务坊前本王不小心着了叶庆那贱种的当,没想到他暗中寻了一个特别勇猛的死士,这才吃了亏,现在本王想叶庆死,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果真是如此,木九早有腹稿,脱口说道:

“王爷!那农务坊可不是什么好去处,里面三帮十会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亡命之徒,那叶庆虽暗中招揽了一名死士,但是在农务坊却不算什么。

不需要我们出手,三帮十会的人便会想尽办法铲除他。”

“所以王爷不必为了一个死人置气,王爷应该多积蓄实力才是。”木九劝道。

叶茂闻言这才气消了大半。

“没错,那农务坊可不是这么好进的,别说是无权无势无所依靠的叶庆,就是其它人进去也要脱层皮才能出来。”叶茂知道长安有三个坊是官府衙役都不敢进,甚至巡防营的兵将都不敢轻易惹进去的。

皇帝把叶庆送进农务坊,可能就是想借里面的三帮十会杀了这个贱种吧。

肯定没错的,叶庆就是天子的一个污点,作为好面子又想在青史上留下光辉形象的叶震来说,叶庆的死,是一个比较好的终结方法。

想到叶庆如此不受皇帝待见,叶茂心里好受多了。

不过他还是有丝不满道:“你说,这家伙能不能侥幸活下来,万一他直接投靠三帮十会,岂不是更难整死他。”

“王爷,即使叶庆想投靠三帮十会,他们敢收吗?而且里面很多都是朝廷通缉的亡命之徒,想杀叶庆出气的人应该是不少,以叶庆的本事,他就算苟延残喘下来,又能躲得过几次暗算。”木九没想到纨绔的叶茂还能想到这个问题,稍加思量便摇头道:

“我敢说今天晚上就会有人杀上他的府邸,在半夜结果了其的性命,所以王爷不必多虑。”

“好!你分析得很对,那本王就等着明天天亮后他身首异处的消息。”叶茂听到这里,彻底消了怒火,眼神里的戏谑与脸上的冷笑更浓。<!--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