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八章 无相会灭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谢逊那是耳听八方,金发飘逸之间,朝着迎击上来的宋老大一拳打出。

这一拳其实是很普通的一拳,打到一半便收手。

因为宋老大的匕首划砍了过来。

谢逊手臂一转,轰向了宋老大的另一边。

速度之快远超宋老大的预料。

宋老大忙甩着双匕首挡了过去。

这一记重拳还是虚招。

谢逊轻轻一接触,身体一动又绕到了宋老大的另一边。

在后聚气丹田又是一声狮吼。

“死来!”

狮子吼绝学发挥得淋漓尽致。

猛然人袭击,疑惑宋老大猝不及防。

心神一震,片刻的荡漾,来不及做出防守。

谢逊趁机七伤拳从后背轰出。

“嘭!”

宋老的身体像炮弹一样往前飞栽而去。

位置则好是李老三的旁边。

人还有在半空五脏内府以经被击碎。

嘴里喷出鲜血,然后重重落在地面之上。

宋老大还没有死,不过却无力在紧握匕首。

拭着想爬起来,但是又软了下去。

眼神与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爬出去。

爬出去便能活下去。

不过谢逊眼瞎心不瞎,身形一动来到了他的后面。

又是一记七伤拳从上而下轰来。

“噗!”

宋老大吐出最后一口血,彻底没有了动静。

堂堂农务坊三帮十会的老大之一,就这样被人给斩杀了。

无相会的成员们见了,身体开始发抖。

脸上尽是恐惧,握兵刃的手有些颤颤巍巍。

“我们人多不要怕,杀了他,谁杀了他谁是大当家……”

在一个中层头目的蛊惑下,无相会的人一咬牙冲杀了过去。

不过冲上来的快,死得更快。

不一会儿就被击飞全倒下。

谢逊对这些人也没有一丝迟疑的仁慈。

下手更是凌厉而迅猛。

一时之间无相会大本营被其杀得横尸无数,狼藉血腥一片……

…………

无相会的地牢内。

数声惨叫传来,将并没有熟睡的张仪给惊醒。

几息之后,他看见一个红衣罩身,金发如刺猬一样扎满整个脑袋的谢逊。

谢逊突然停了下来,右耳朝着张仪的方向微微一动。

然后大声呼道:“可是张仪先在此?”

“壮士,某正是张仪,你是来救我的?”张仪下下打量着谢逊,看到他身上全是沾染的血渍,有些激动。

谢逊道:“我俸殿下之命前来救你,你的表字是什么?殿下是不是给了你四十两银子?”

谢逊并没有第一时间帮张仪打开地牢的门,反而是多问了一句。

张仪一愣,不过马上回道:“张仪表字海丰,殿下给了我五十两银子,殿下可还好。”

“殿下无事!”

谢逊得到满意的回复,这才帮张仪打开牢门。

张仪出了地牢,跟着谢逊出来,发现外面全是无相会成员的尸体,整个无相会如同被血洗过。

连白天下令拘禁他的宋老大也被打死在地。

心中骇然无比。

殿下又从哪里找来一个杀星,一人灭一帮会。

“张先生为何还不走,殿下还担心着你的安危呢?”

谢逊没有听到张仪移动的声音,所以微微不悦。

任务完成了,他要回付出交差。

张仪道:“谢老哥无相会被你灭了,那无相会聚敛的财富,是不是应该属于殿下,你说我们就这样走了,不是便宜了别人,不如先打包一些值钱的东西回去。”

有钱好办事。

发展壮大需要钱,张仪作为谋士说客。

自是需要为叶庆多考虑一下。

谢逊闻言哈哈大笑道:“张先生是读书人,想得就是周道,早知道我就留几个不杀了。”

“谢老哥不用担心,这无相会有马车,只要我们废点功夫收集无相会的财富,用马车运回去还是极为方便的。”张仪也笑了,谢逊的性子到是直烈。

“哈哈哈,还是你们脑子好使……”

…………

叶庆府邸!

叶庆与赵云等人许久,也没见谢逊跟张仪回来。

赵云道:“殿下,谢逊会不会出事了,需要云前去看看吗?”

谢逊武艺是高,但是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到无相会去。

怕是容易出意外。

叶庆道:“不用,我相信谢逊,凭他的本事灭无相会只是举手之间,可能是有别的事给羁绊了,我们在等等。”

话落不多时,守在府前面的新招下人便跑来汇报道。

“殿下,张仪先生回来了,还驾着一辆马车,上面装了好几个大箱子。”

叶庆与赵云对视一眼,然后前往大门。

“殿下!”

此时谢逊正在解装箱子,张仪在一旁打下手。

看到叶庆过来,忙行礼。

叶庆道:“不必多礼了,情况如何?”

“回殿下,无相会以被谢逊给平灭了,这些是我们在无相会收刮出来的财富,总数有近一万两白银价值的珠宝、金、玉、银跟古玩器具。”张仪如实回道:

“还有几栋宅子的地契,请殿下过目。”

“哦!你们将无相会聚敛的财富都搬回来了。”叶庆大喜欢,接过地契一看,果然是无相会在农务坊的所有宅子地契。

正是因为这个,张仪与谢逊才迟迟没有回来。

这是帮他收拢发展基金去了。

叶庆也激动了。

一万两对现在的他来说可以说是巨款。

有钱才好招兵买马,扩大势力。

“做得很不错!”叶庆随口夸赞道。

进了府邸,叶庆打开一个箱子,看了一眼里面的金银珠宝,顺手捞了一把直接塞进了张仪的怀间道:

“这些是先赏你的,待日后我们的事业腾飞了,不会埋没你的才华,更不会亏待于你。”

张仪怀着抱着金银珠宝满满的感动。

殿下正缺钱呀,还给他这么多。

对他张仪实在是不薄。

“好了,先去洗洗吃点饭,好好休息,有事明天我们在议。”不给张仪多说话的机会,叶庆也回去休息了。

熬了大半夜,他同样有些疲惫。

…………

翌日!

楚王府!

“情况如何,叶庆是被砍了脑袋,还是穿胸而亡。”

叶茂一大早就在等着农务坊的消息,连早饭都没来得急吃。

手下神色有些不对,吞吞吐吐道:“王爷……王爷……叶庆没死!”

“什么?没死,这怎么可能?”<!--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