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九章 三大帮会的反应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腾的一下叶茂站了起来,脸色有些温怒,满眼的惊诧。

“王爷,叶庆不仅没死,而且还反杀了无相会,他不知道从哪里招来一个瞎子,这个瞎子武功了得,直接杀上无相会的大本营,击杀了无相会大当家宋老大,一人就将无相会给灭了……”

打探消息的人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一些,所以极其小心回道。

“噗!一个瞎子灭了无相会!”

叶茂如同被暴击。

胸口难受之极。

一个人灭一个帮派,而且还TM是一个瞎子。

这哪是瞎子?

这是……

叶茂气得连训斥的话都说不出口子,双拳紧握。

良久这才道:“将木九给我找来,三帮十会就是废物,我当农务坊是什么牛鬼蛇神,真的不能沾染,没想到就是个渣渣,名不副实……”

…………

农务坊!

笑客楼!

三大帮会的副帮主难得来到这里喝早茶!

“听说新来了个皇子!”

“无相会被灭了,而且出至一个瞎子。”

“这是打我们农务坊的脸呀,三帮十会的面子全折了。”

“就算是这样,也还不到我们动手的时候,狗皇帝的阴险算计,我想没有傻子不知道吧。”

三大帮会的副帮主彼此看了一眼对方,谁也没有说话了。

朝廷一直想介入进三大坊,彻底肃清三坊,将之彻底纳进官府的管辖范畴,只是没有好的由头。

因为三坊里有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连皇帝跟大臣们都有些忌惮。

所以叶震才会将最没用最没存在感的叶庆送进农务坊。

一但叶庆被杀,那皇帝跟官府就有理由整顿农务坊,以此为契机铲除三坊。

所以三大帮不会出手,不会给皇帝借口。

当然他们可以不出手,十会却是可以出手。

因为十会看似比三大帮会低一些,但是本旨差距还是非常的巨大。

十会杀了叶庆,皇帝想寻由头,也只能是灭一会来搞事,却是不能牵连上三大帮会。

自然三大帮也不会与朝廷翻脸。

三大帮会不翻脸,其它二坊也不会跟着抗衡反击。

依旧可以与朝廷保持着微妙的平横。

“我们是不能出手,难道其它九会还斗不过一个小子。”

“一个小子当然不算什么,他身后可是站着一个皇帝,先有赵云,后有金毛瞎子,谁知道是不是狗皇帝从江湖上悄悄物色的。”

“我看不像,这个小子的出身极其低微,在宫中没有任何地位,更没有靠山,明显是狗皇帝拿来牺牲的,如果其它九会解决不了他,我到是觉得可以拭着与他接触一下。”

“你的意思是?”

“狗皇帝可以明着打入棋子过来,我们为什么不能暗中策反拉拢,我想一个从未受过关怀的人,突然得到一股势力的支持,应该会狂喜吧。”

“貌似有些道理,有奶便是娘……”

叶庆府邸!

张仪等人一起陪着叶庆吃完了早餐。

张仪道:“殿下,现在无相会被铲除,想必整个农务坊都知道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趁热打铁,继续游说其它帮会。”

昨天晚上漂亮的伏击,凌厉的反击灭掉无相会。

绝对是一记有力的重拳展示。

可以威慑很多人。

让农务坊的人知道,叶庆的实力并不简单。

叶庆道:“可行,不过不能在让你单独出去,带上谢逊吧,有他在,没有人在敢为难与你。”

“谢殿下关心,不过仪觉得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好,带上谢逊容易引起其它九会的误会与反感,相信昨天晚上的事后,没人在敢小瞧殿下,更不敢为难与我。”张仪解释道。

叶庆稍加思索,也没有强求了。

张仪出去游说各会,叶庆也不能闲着。

于是对赵云道:“子龙我们出去转转,顺便招点人手。”

“殿下需要我跟着一起吗?”谢逊站起来问道。

叶庆微微摇头道:“不用,你在家就好,如果有人来闹事什么的,直接处理了,无需客气。”

“是殿下,谢逊知道怎么做了。”

谢逊知道自己的眼睛不方便,外出确实是不好。

留在家里守着是最好的任务。

赵云提着枪跟在叶庆后面,出了府邸问道:“殿下,你是想建立府卫?”

“没错子龙,我欲先建立一支忠于我的私人卫队,你暂时是卫队长,先期卫队负责宿卫,以后说不得要上战场。”叶庆道:

“子龙你的本事我知道,现在当卫队长肯定是屈才了,不过以后我们一定能打造出一支属于我我们的强军,我要你给我带出一支无与伦比,战无不胜的骑兵,到时傲视天下,让敌人闻之胆寒。”

“是殿下,云定不负殿下所望。”赵云满满的激动。

能上战场的强军。

一支战无不胜的骑兵。

这些正是他赵云所渴求的。

他相信叶庆一定能做到的。

他的主公有理想,有报复,有志向,有锐气,有想法。

天下定因我主而变。

叶庆先在坊内找到一家做牌匾的木匠店。

“客人你们要做什么样的牌匾或者是门额。”

叶庆直接道:“给我雕一块写着逍遥府的匾额,要横的,要求只有两点,气派跟快。”

说完,叶庆丢出一袋子银子。

那店家拿起钱袋掂量了一下,旋即大笑道:“客人放心,我一定又好又快的给你做好,不知道客人的家在何处,做好我顺手送过去。”

“三里巷叶府!”说完叶庆就走了。

店家念了念三里巷叶府,过了一会这才反应回来。

那不是新来的叶庆皇子的住处吗?

难道……

他是六皇子。

店家的后背瞬间被汗侵湿。

一夜之间灭了无相会的六皇子刚刚跟他说话。

幸亏自己没有乱说话,不然小命休矣。

从木匠店出来,叶庆去了坊内的一家卖酒之地。

“客人可是要沽酒?”

店小二见叶庆与赵云进店,热情的招待起来。

叶庆道:“不沽酒,我要买酒,你这里有多少我全包了。”

“真的,公子稍等我去请掌柜的过来。”店小二闻言大喜欢。

还没有见过这么豪气的公子。

不是沽酒半斤八两的,或是一坛的,而是要全买了。

这是大主顾,只能掌柜的来招待。

很快掌柜的过来,问道:“公子可是要全买了,我里酒可不少,方便问一下公子要这么多酒是……”<!--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