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一十五章 天地有正气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农务坊!

“殿下,任我行平灭玄天会总坛完成,缴获金银珠宝在内总计二万两银子财物,店铺地契、宅契十张!”

“殿下,雨化田平灭凶虎会总坛完成,缴获金银珠宝在内总计二万一千两银子财物,店铺地契、宅契八张!”

“殿下,谢逊平灭白焰会总坛完成,缴获金银珠宝在内总计一万八两银子财物,店铺地契、宅契七张!”

三人陆续回来,抄了差不多六万两白银的金银珠宝,还有地契、宅契二十多张。

叶庆听完非常满意。

杀人放火果然是聚敛财富最快的方式之一。

这些个帮会,都是小财主。

“任我行听令,从即日起你负责整合三会帮众,接收四会地盘,建天地会。”叶庆洪声嘱咐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天地会者不可欺压百姓,不可盘剥奢淫,当与其它帮会区别开来,你可记住了。”

任我行拜道:

“是殿下,任我行定时刻牢记,不敢负殿下期望。”

“不敢玷污天地会之名!”

任我行带着人去建总坛,筹建天地会。

谢逊与雨化田则跟在叶庆的身边。

这边张仪过来道:“殿下,其它六会派人来了,想见一想你?”

“终于敢明着来往了。”叶庆问道:

“是他们的大当家吗?”

张仪摇头:“不是,都是二三当家,如果他们的大当家来了,那就是站队了,估计三大帮会会收拾他们。”

“哼!既然不是大当家,那见不见都一样,你代表我跟他们谈就行了。”叶庆不在意的说道。

如果是在昨天,他可能会见这六会的二三当家。

但是现在三大会被灭,任我行筹建天地会,吸收了三会投降的会众。

那么他叶庆有资格与实力不用看六会的脸色。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

他不能有丝毫的软弱。

否则六会跟三大帮派真以为他叶庆好欺负。

“是殿下,我这就去跟他们谈。”张仪并不觉得叶庆的做法有什么不对。

强者,就该有强者的样子与做派。

叶庆不光代表着他自己,估计现在烙印上皇族的印子更深了。

很快张仪来到会客厅。

“张先生,六皇子殿下呢?”

六人没有看到叶庆,有些疑惑。

张仪道:“各位海涵,我家殿下因为酒肆一战,有些乏累,以经休息了,各位有什么想说的,想谈的都可以跟我说跟我谈。”

“六皇子殿下休息了?”

六人面面相觑。

这借口太敷衍了。

真是不把我们六会放在眼里呀。

不过现在的叶庆以不是初来农务坊无依无靠的独狼了。

手下有四员猛士。

而且刚刚灭了三会,接收三会的力量与财物。

实力以经凌驾在他们之上了。

形势一夜之间就来了一个对换。

“实在是遗憾,未能目睹殿下的风采,是我们的损失!”

“没错,一直对六皇子殿下神交以久,本想与皇子殿下坐而论道,看来只能下次了。”

张仪心中冷笑,就在今天之前,我还去你们各会苦口婆心的劝说拉拢。

你们还不怎么上心。

答应了也是遮遮掩掩。

现在却明着拍起了我家殿下的马屁。

人生就是如此讽刺与现实。

果真殿下说得对,任何外交都是建立在强大的军事实力面前展开的。

所以他丹田提气笑道:“各位,我家殿下并不想无各位,或者与任何人为敌。

奈何做出的总总反击,也是被逼无奈的,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在这里我先表一个态,希望以后大家有钱一起赚,和和气气,免生事端,更不要无故攻击对方。”

“这是当然,张先生此言大善。”

听到张仪的话,六人同样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他们单独的每一家都不是叶庆的对手。

谁还敢在惹叶庆。

以现在叶庆的实力,同时对付他们六会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六会不敢造次,尽捡好听的说。

“好!既然大家有共同的认识,那我们逍遥府为了与大家一起建立和谐、平安的农务坊,愿意拿出一款烈酒与大家合作,我想大家会合作愉快的。”张仪拍拍手,当下有人抱着一坛新制的酒进来。

然后分发海碗。

接着拔开塞子,一一倒得半满。

烈酒?

叶庆这里产酒?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到是前几天拼命的买酒。

现在要卖酒?

这不是胡扯吗?

你叶庆一没有酒坊,二又没有粮食,三又没有工匠。

卖哪门子的烈酒。

众人起初不以为意,还以为是叶庆想前几天买去的酒强卖给他们。

想借灭三会当口,威逼他们。

不过当那酒塞子拔开。

浓烈的酒香呛进鼻子之后,他们陡然之间来了精神。

一双双招子要多明亮有多亮堂。

“这酒,闻着香!”

“确实是如此,不用偿我以知道是好酒了。”

众人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主。

一年三百五十六天从不断酒的人。

好酒糟酒,闻一闻就能辨别出来。

“张先生这酒唤何名?怎会如此浓香。”有人问道。

张仪做了一个请用的手势道:“此酒叫英雄烈,口感烈而醇,后劲更是天下无有,急干三碗便可醉倒,大家可以慢慢品品!”

“英雄烈!好酒名,我刘一刀先偿偿。”

“急干三碗就能醉倒,这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吧。”

一般的酒喝上一坛他们都不带醉的。

这英雄烈喝三碗就醉,骗小孩子的吧。

当下有人不信,一口猛干。

不过喝到一半就呛得吐了一口出来。

辛辣如刀子一样刮过喉咙与肠胃。

他实在是没抵挡得住。

一时之间惹得众人哄笑。

不过谁也不敢小瞧了,皆慢口小饮。

这才发现英雄烈确实是与世面上的酒格外不同。

“好酒!昊某一生饮酒无数,还没有喝过这么烈,这么香的酒,这才配酒,以前喝的都是马尿……”

众人一一偿过,摸着胡须,大赞不已。

“张先生这个酒我们短刀会买了,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张先生给我们扁担会,多少钱我们都出。”

“张先生给我们长拳会……”

“各位稍安勿躁,这酒乃是我逍遥府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之后陈酿而成,数量不是很多。”看到六人疯抢的样子,张仪格外得意,不过招招手道:

“我想这酒单独拿出去售卖也是有市物无价,所以为了大家更好的合作,现在有这么两种模式……”<!--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