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十九章 慕容负送马场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翌日!

叶庆带着赵云、雨化田还有张仪等人出城!

虽然众人很小心,不过一路上并没有任何意外。

城郊区马场。

张仪带着叶庆等人到了马贩子这里。

贩马之人叫慕容负,据说是西河郡人氏。

长得高大威猛,额罐特别突出,一脸的真挚表情,看到叶庆等人来了,笑脸相迎道:“草民慕容负见过六殿下!”

来之前张仪以介绍过慕容负,对他有过大致的描述。

不过听到此人的名字,叶庆却多留了个心眼。

好好的打量过这位慕容负,叶庆神色平淡的说道:

“慕容庄主不必多礼,此来的目的慕容庄主也应该知道,我们不妨长话短说。”

“哈哈哈,看得出殿下是一个痛块人!”慕容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既然殿下这么痛快,我也给一个痛块的话,不管是今天殿下买的一百匹战马,还是以后,但凡是战马,均是一百两一匹,而且一定是最好的战马马,绝对不以次充好!”

这个价格到是公道,叶庆与张仪对视一眼,到是能交受。

真正的好马,市场上是缺的,不容易买到。

此人能弄来想必在边境有一定的关系,还得跟四面的羌族或北边的蛮夷都有关系。

“可行!如果以后还买马,一定找慕容庄主。”叶庆道:

“那这马场慕容庄主欲作价几何。”

慕容负极为大气的说道:“区区马场而以,不值几个钱,今天有幸请到殿下,就送给殿下了。”

“送给我?”

这到是出乎了叶庆与张仪等人的意料。

慕容负有这么大方。

素不相识,竟然送他一个训练马场。

虽说城外的地不值什么钱。

但是这好歹也是京都的城郊。

占地广,里面各种配套设施完备。

上万两银子要不要不好说,肯定是值几千两的。

几千两或不是几两,不是谁都能扔下水的。

“没错,就是送给殿下。”慕容负肯定的回道。

叶庆跟着慕容负走进房厅,打量了这座建筑道:“这房子是用青砖搭建,并不便宜,所谓无功不受禄,我不能白拿你的马场。”

“殿下客气了,我见殿下有缘,愿意送给殿下,结一个善缘,期盼着殿下能与我继续买卖,所以殿下并不是白拿。”慕容负解释道。

进了大厅,他赶紧让人上点心茶水。

叶庆还是摇头道:“一码归一码,生意是生意,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不过我还是不能白拿,你还是说一个数吧,否则这马场我不要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对方点名要见自己才谈马匹的事。

现在又送马场。

这里面有陷进还是馅饼可不好说。

叶庆可不敢马虎。

慕容负犹豫了一下,这才一拍大腿道:“既然殿下坚持,那我也就不满殿下了,其实我是有一件事想求殿下。”

“哦!你遇上了麻烦事,这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叶庆一下子来了精神。

果然好戏在后头。

不过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如果是官府层面,自己也帮不上。

所以他开口就婉拒了。

现在他的目的是增强实力,而不是招惹麻烦。

慕容负道:“陛下,我这到没有遇到麻烦,就是听说近来长安城流出一种美酒,名叫英雄烈,但是此酒稀少,而且昂贵,所以想买点送人打点打点,奈何没有门路。”

叶庆与张仪对视一眼,均露出笑意。

好麻!

原来是想要英雄烈。

这是拐着弯想拿代理。

众所周知道,现在只有农务坊三帮六会能拿到英雄烈。

这加价售卖出去,价格高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关键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

这位慕容庄主也是煞费苦心了。

见叶庆没有说话,这位慕容负又道:“陛下有所不知,这英雄烈酒劲大又烈,最适合北边、西边汉子的口味,我这也是不为维护客户,不得不绞尽脑汁。”

言下之意是,我这也是为了帮你办事。

你能代理不白忙活,有酒就有更多的马匹。

叶庆还是没有松口。

张仪道:“慕容庄主的处境我们深表理解,不过这酒我们也不多,日产稀少,而且跟三帮六会是有协议的,不能在向其它人售卖,这规矩可不好随便坏了。”

酒!

逍遥府自是有的。

不过越是稀有,就越需要抬价,需要惜售。

张仪可是名嘴,纵横之道,了然于胸。

“哈哈哈,张先生放心,规矩我们都懂,我也无意冒犯三帮六会,也不敢冒犯,更不敢从他们嘴里夺食。”慕容负道:

“我说过了,我拿到酒是用来打通关外关系,绝对不会让一滴酒在大周境内出现,而且殿下买马也不用给现银,我们以物易物,这不算是售卖吧!”

以物易物。

只能算是交换。

到也说得过去,能绕开三帮六会与逍遥府达成的协议。

况且不会在大周售卖,自然不算是是跟三帮六会抢夺利益。

最重要的是叶庆的逍遥府跟三帮六会也只是口头协议,其实并没有签订什么只准这九个势力分销的条款。

仅仅是一个代加工赎回的工序而以。

叶庆站起来道:“海丰你跟慕容庄主好好聊聊,我出去透透气。”

具体怎么个换法,自有张仪来谈,叶庆放权就出来了。

不擅长的事,尽量少瞎搅和。

“子龙我们逛逛!”

留下雨化田保护张仪,叶庆带着赵云开始巡视起了这座属于自己的马场了。

纵马扬鞭,肆意潇洒是大多数男人的梦想。

这个马场很大,马场四周还植种了树木。

很好的隔绝了外面的视线,有一点的遮掩作用。

对于训练或是场内的保密性都有极大的裨益。

可见这个慕容复对这个马上倾注了不小的精力。

叶庆与赵云走着走着,来到一个马房。

马房内就有数百匹战马。

数个精壮的汉子正在打扫马厩。

有一个七八岁小男孩纵马突然冲出,像是失控了。

“殿下小心!”赵云见了怒吼一声,拔剑护在前方就要刺那马匹。

不想那马儿仿佛知道赵云不好惹,一声嘶鸣,马头一转,屁股一颠,向一侧猛转而去。

然后马背上的男孩瞬间被马给甩了下来,径直落在了叶庆的眼前。

这男孩在地上滚落一圈到了叶庆的脚下。<!--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