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二十三章 都是这么无情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啊!救命呀!我要砸地上了……”

然后叶庆的耳膜差点就要被尖锐的高分呗给刺穿。

“过份了,就五百两银子的戏!”

“我不被人射杀,撞死、砸死,都要被吵死了。”

投怀送抱,那叶庆也不客气,反手摸在武玲珑的腰上。

直接将她给一抱,一转,弄到了身前。

横着将武玲珑放在胸前架着。

武玲珑本想使力挣脱,毕竟叶庆占她便宜,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不过一想到此行的任务,瞬间又放弃了抵抗。

任叶庆摆弄。

未了还得一副惊恐的神色喊道:“啊!公子,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怕砸地上吗?现在我接住你了,乖!不用怕!”叶庆笑吟吟的盯着武玲珑的眼睛笑着打量起了这个色胆包天,艺高人胆大,还馋他身子的女人。

一张桃花脸,柳叶眉,秋水做的眸子,水汪汪!

绯红的脸颊如诱人的水蜜桃。

光滑细腻,泽色透亮。

目光往下游走,细长白皙的脖颈下锁骨暴露。

V开的衣领下波涛汹涌。

纤细的柳腰,触之紧致富有弹力。

身上幽幽散发的体香让人闻之荡漾!

丝丝余温透着衣料不断传导过来。

“真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

叶庆差点都有些失神了,不由暗赞一声果然是个危险的女人。

难怪危险系数比刺杀还要大。

如果不知道此女的来历,真是会做一个风流鬼。

不过…现在谁吃谁可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叶庆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邪魅的笑。

“这是什么意思?”

武玲珑双眸注视着叶庆,开始还有点得意。

小少年就是小少年,经不起诱惑。

这么快就沉迷在自己的美色之下了。

手上的劲还挺大的!

好像在看人家的胸口,真是一个小色鬼!

不过…挺识货的!

但是这么笑,似乎不是他该有的才是。

“公子可以放开我了吗!人家的小腰腰快被公子摸坏了…”

武玲珑眨着眼皮,闪着睫毛,勾着眸子。

唇瓣微启,声柔轻软,绵长勾魂。

“我凭真本事摸的,为何要松开。”

叶庆一本正经的回道。

女人,口不对心,明明想我馋你,还要欲拒还迎。

“呃!”

武玲珑一愣,表情一僵。

显然这个回答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占便宜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不过也是瞬间让她对叶庆的好奇心更大了。

“公子真风趣,是奴家见过最特别的人。”

武玲珑迅速施展妩媚计量。

兰花指轻轻掩着嘴,脸上的笑候花一般灿烂。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特别的,而我的英俊是别人学不会的。”叶庆侃完,接着双臂一提武玲珑,一把将正在心里吐槽叶庆脸皮厚的武玲珑掷向落地后起身的男子。

“马夫!接着你家小姐!”

“嗯!”

装扮马夫的男子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干嘛将武玲珑投给我!

难道这娘们的身子不香?

还是叫声不浪?

马夫条件反射想接,不过手伸出三分之一又收了回来。

我特么现在是一个普通的马夫.

我不是一流高手。

所以!我方,我不能暴露。

于是我不接!

果断收回了手,马夫失声叫道:“小姐!”

然后猛的一扑,向着另一边跌去。

“……”武玲珑!

嘭!的一声。

武玲珑屁股着地,钻心的疼,几乎让她落泪。

武玲珑傻眼了!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做什么了?

卧槽!无情!

男人!都是这么无情!

一个毫不留情的将她从马上扔了下来。

一个肆无忌惮的装傻扑了一个空。

你们还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是一个娇滴滴的姑娘。

身段馋人!

叫声……啊呸,老娘是清清白白未出阁的好女孩。

不理武玲珑作何想。

话说北地四刀客射出箭矢之后,提刀便冲出了杨柳树后的草丛。

赵云与雨化田见叶庆无事,提枪提剑,纵身一跃迎战上去。

“噗!”

突然北地四刀客手足为之一停,走在最后那名刀客只觉得耳后一道劲风袭来。

条件反射想握刀扫向后背。

但是一把剑以经划破了他的后腰。

接着袭来之人,身影一闪到了一侧。

一把短刀一刺。

稳稳的扎进了这名刀客的侧腰。

这名刀客忍着剧痛,提刀一斩。

刺向他的人,身体急退,剑短剑都弃了。

拉开足够的距离,这才持剑相视。

原来袭向这名刀客的正是于禁。

他一直藏在后面,等着四名刀客行动。

为了扑捉最好的战机,他连四名刀客用弓射袭叶庆的时候都没有暴露。

只是为了这一击。

因为正如叶庆说的一样,于禁只是一个二流武将。

面对四个一流的高手。

他很难做到成功偷袭,又成功撤退。

唯一能做的是悄悄接近,悄无声息。

让自己的行踪不暴露,从旁策应赵云与雨化田。

事实上,他做到了。

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其它三名刀客都吃了一惊。

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敌人,还偷袭了老三。

“三!你要不要紧?”

其它三人忙问道。

受伤的这名刀客道:“没事,这不过是一个二流武者,我能料理,你们快杀叶庆!”

“想杀我主,拿命来!”

雨化田与赵云看到于禁偷袭成功,一下子半废了一名刺客。

顿时喜形于色。

雨化田将手中的剑一折。

顿时破碎的剑碎片飞射向其它三人。

三人心中大骇,也不敢在分心,挥刀挡打掉飞来的剑片。

“杀!”

三人同时怒吼一声,分别冲向了赵云与雨化田。

三人都是一流高手,赵云与雨化田也是一流高手。

手身武艺彼此都不差。

五人顿时杀作一团。

彼此攻防打在一处。

一时之间胜负无从判断。

另一边于禁并没有冲上去,手持剑微着这名受伤的刀客走起了之字路。

这名受伤的刀客,死死盯着于禁。

不过被划了一剑,又被刺了一剑,实力有些虚弱。

但一流高手毕竟是一流手二,与二流差距还是有些大。

他死死咬着牙关,然后将刺进体内的剑一拔,从身上掏出一根裤腰带,将伤处包了起来。

这期间于禁也没有上前偷袭,面无表情的让这名刀客包扎。

“你真是一个谨慎的家伙,我都被你偷袭了两次,怎么现在反而不趁机杀我。”

这名刀客脸露鄙夷之色,讽刺道:“是不是实力不够,心中胆怯,只敢做偷鸡摸狗之事,不敢堂堂正正的较量。”<!--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