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二十六章 我为什么要矜持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议论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被叶庆给问懵逼了?

这是……诗!

这一句句的诗,写得太好了!

韵味、节律、意境、诗意。

都是上上佳作。

扪心自问,没有几个学子文士能写得出来。

初听不服,再听想较之高下。

听完自惭形秽,不敢与之争锋。

这是真正的大才之人,可惜……可恨,为什么只有半首!

即使是不懂诗,没上过学堂,不识字之人,听完也感觉到浓烈的文气扑面压来。

让人想跪舔,想称赞叫好。

虽然叶庆很嚣张,但是却无人敢应话,更不敢挑衅。

“能用嘴解决的事都不叫事?”

叶庆人上噙着笑意,冷眼扫过去。

危机危机,有危险,也有机遇。

武玲珑想引火烧自己。

自己顺势而为。

既然不能低调,那就高调。

自己的身份即使不被这帮倾慕武玲珑的人扒出来。

武玲珑也会透露出去。

遮遮掩掩不如大大方方。

借着这个机会树立自己的新面孔。

让长安城的百姓,让在周的百姓知道有一个怎么样的六皇子。

名声越大,名气越高,反而是一种保护。

没有存在感的皇子,只能沦为皇帝牺牲的筹码。

叶庆要让叶震明白,他……叶庆即使是棋子,也绝非是一颗普通的棋子。

绝对不是随便能舍弃的棋子。

武玲珑也听愣了!

叶庆……这个小家伙,竟然还会作诗。

还写得这么好?

以往有不少才子佳人向她大献殷勤,她对此道早以经有些免疫了。

但是真的没有一个写得有叶庆这些好。

而且这么多。

只要稍加细想,便明白,这一句句其实都是不一样诗。

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这是何等的了得。

全部贯以长安之名。

你怕是想把长安之诗写尽。

有这么一刻,武玲珑的眸光闪烁着痴迷。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她又对自己暗暗训诫了起来。

武玲珑呀武玲珑,你是百晓阁的人。

怎么能对这小子有其它杂念。

这小子无情的将你扔下马去……

这小子可恶的对你吐烟,差点呛死你……

这小子……哎,写得诗真好。

“所以,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了吗?”叶庆大笑一声,拍马往前走,赵云等人跟在后面,神色同样激动。

貌似自家的主公文武双全。

“咦!公子这是去哪里?”

突然武玲珑发现走的方向不对。

叶庆道:“回家!怎么你不愿意?”

原来路线是朝着民务坊而去,跟万花楼的平康坊不是一条路。

这小子想带我去民务坊的消遥府!

看来这小子真的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

不过我不能急,女孩子要矜持点。

虽然她很想马上进府,搞清叶庆的秘密,但是不能急表现出来。

于是武玲珑道:“公子这不太好吧!我们初次见面,都还不太熟悉……”

“也对!那就不带你回家了,送你回你家,我先见过你妈,哦不对,是令堂!”不等武玲珑说完,叶庆插嘴便下了决定,然后调转方向,拐向了另一条街。

“我……”武玲珑差点没气死!

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万花楼是什么地方,他会不知道?

老娘从哪里变出令堂!

错失了机会,武玲珑只能暗叹。

我为什么要矜持。

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很快来到平康坊的万花楼!

这是长安城内最有名的青楼歌坊,同时也是最有名的销金窟之一。

多少达官贵人宿醉无眠!

多少才子佳人折戟沉沙!

将武玲珑抱进去,送入闺房,叶庆转身便走。

没有片刻停留,甚至一句话都没说。

弄得武玲珑一愣一愣的。

“忽冷忽热,有点意思。”武玲珑躺在床上,盯着叶庆离去的方几舔吧了一下嘴唇:

“你跳不出老娘的手掌心的,我会让你恋上我的,到时我会给足你所有爱……在狠狠抛弃你,咯咯咯咯……”

等叶庆从万花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街上以经站了不少人。

其中决大多数是追求武玲珑的才子佳人。

他们正是听到叶庆怀抱武玲珑进城的消息所以纷纷赶了过来。

心中的女神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捷足先登了。

心里那叫一个痛心。

他们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敢将武玲珑的芳心给掳走。

不过看到叶庆的脸之后,到是没有太过于意外。

叶庆的脸虽不是真的绝世英俊,但也绝对是丰神俊朗,翩翩少年,外貌出众。

“小子你是何人?”

有人忍不住问了出来。

所有人都好奇,眼前的叶庆究竟有什么背景。

比身份,他们哪一个都不差。

究竟输在了哪里?

叶庆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这些个文雅之士,从袖口陶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间道: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噗!”

众人闻之皆噗呲笑了出来。

妈蛋,还以为他会说一个牛逼的身份。

没想到迸出这么一句!

问话的人瞬间脸色泛红。

羞的!

谁TM想得到你。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你有断背之嫌,龙阳之好。

这人直接往后退到了人群后面。

他怕在往前站,别人真的会误会他。

此人退下,自有人站出来。

这时一个二十出头的白衣青年道:“小生礼部侍郎之子陈聪,听说公子才学出众,文彩斐然,用诗赢得玲珑姑娘的芳心,今日我斗胆约文斗一场,公子可敢接?”

文斗!

就比诗词歌赋!

在叶庆最得意,最擅长的领域战胜他。

“陈聪公子可是关中四公子之一,才高八斗,诗画一绝,这小子要倒霉了。”

“没错!陈公子身世显赫,文才一流,就是二皇子韩王都要礼敬三分。”

老二的人?

叶庆盯着这青年直接拒绝道:“叔叔我们不约!”

什么意思?

叔叔我们不约?

众人跟陈聪也没有弄明白什么意思。

叶庆冷冷说道:“听不懂是吧,说明你们老了,这个世界是年轻人的世界,我这人有一个尊老爱幼的好习惯,不欺负老人,所以叔叔辈的人就早点回家带娃吧,别整天老不正经出来瞎晃荡!”

“噗!”

四周看热闹的百姓喷了。

二十出头就算老了!

这理论也真是恒古未有。

不过骂得真痛快。

这帮书生学子文士,天天装高雅,无病呻吟,确实该有人治。

“你……!”

陈聪也是憋红了一张脸,手指着叶庆,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怕就是怕了。

不敢就是不敢!

说得这么冠冕堂皇。<!--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