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二十八章 皇帝的召见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张仪过了一遍脑子,这才汇报道:“殿下,除去这些日子用在收购地皮跟支持天地会发展的支出,现在我们逍遥府帐目上还有四万一千二百二十八两白银,店铺、宅契不在此计算之内。”

“还有四万两,不少,也不算很多!”

叶庆想了想道:“这样,你拿出三万两给李儒,我希望尽快能搭起锦衣卫的框架,以最快的速度将锦衣卫发展壮大。”

情报机构是非常耗钱的。

别看三万两不少,但是真正发展起来,这只是九牛一毛。

“殿下!如果支出三万两,那就只剩下一万一千二百二十八两,虽然马匹、马场我们可以不花钱,用多余的英雄烈交换。

但是打造武器、屯购粮肉、建造营房等等,都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一万多两可能撑不了多久。”张仪建议道:

“可否先支出二万两给锦衣卫,日后文优缺钱了在补。”

叶庆看向李儒。

李儒道:“主公,我觉得海丰的提议可行,我这边没有意见。”

“行!既然你们都觉得可以,那就先批两万两。”叶庆也不是固执己见的人,只是想尽快完善他的情报机构。

一穷二白,什么都需要自己弄。

他太需要真正的情报数据了。

系统的情报售卖功能虽然强大,但是也有弊端,那就是被动性。

张仪退下,去给李儒准备好钱。

这边叶庆对李儒又嘱咐道:“文优,今日我去与人商谈马匹跟马场之事,那个慕容负乃是突厥奸细,在人手充裕的情况下,你派人盯着,有动静及时汇报给我。”

突厥奸细,李儒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握拳回道:

“是主公!”

“当然,现在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在我大周,尤其是长安城,锦衣卫的线不用急着向外扩散。”叶庆又交待了一句。

李儒表示明白。

这才退下去找雨化田这个副指挥使。

接着叶庆又将于禁叫来,让他招募步卒,负责逍遥府的宿卫。

赵云领骑,于禁领步。

同样是一正一副,组成逍遥府卫队。

处理完了这些事。

谢逊来到房门前道:“殿下,有一个自称张让的宫里太监求见。”

张让!

这狗东西来了!

叶庆走出书房,然后前往大厅!

这时张让以经等侯少许。

见到叶庆,立即恭敬的见礼道:“张让见过殿下!”

“说吧,你来有什么事?”叶庆自接问道。

一般的太监无事是不能离宫的。

虽然张让签了效忠书,不过叶庆知道他不可能真的投靠自己。

张让左右看了看,叶庆道:“这里都是我的心腹,什么话都可以说!”

张让这才道:“殿下,前段时间陛下送了四个一流高手给楚王当护卫。”

嗯!

四个一流高手!

难道……就是那四个刀客!

好麻!

难怪叶茂这么嚣张,这么毒辣,都是堂堂皇帝在背后支持。

叶庆不由的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见叶庆不言不语,张让有些尴尬,于是又道:“奴婢这次来,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招殿下进宫觐见陛下!”

“招我进宫……”

叶庆有些意外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见我。

难道四刀客刺杀失败,当皇帝的准备亲自出手。

这也太绝情了吧!

叶茂砍不动,你这个做爹的准备亲自动刀了。

不过叶庆又有些狐疑。

有些猜不透叶震的用意。

如果叶震是一个正常的皇帝,真是一个有为之君,应该不会干这种蠢事。

“是的殿下!

”张让强调了一句,观察着叶庆,似乎也感觉到了叶庆的迟疑,眼珠子一转道:

“殿下放心,奴婢觉得这可能是好事,陛下下旨的时候心情略为高兴。”

“略微高兴!”叶庆潸然一笑。

自己刚废了皇帝给叶茂的四个刀客。

皇帝还能高兴得起来。

你怕是没睡醒。

张让道:“没错殿下!或许是殿下出宫后做出了一些成效,为皇家长了脸,所以这一次可能是给殿下封爵也说不定。”

叶庆在民务坊的所做所为,张让也知道了。

所以这也不算是恭维。

因为叶庆的强势崛起,也让他发现了机会。

或许投资这位没有靠山的六皇子,也并非是一件坏事。

就像当初他分析的一样。

其它皇子不容他们这些阉人,这位六皇子则需要。

叶庆沉吟了片刻道:“行!等下我就随你进宫,我去换套衣服!”

离开大厅,叶庆让人将李儒叫了过来。

回到书房,叶庆问道:“文优,陛下突然要招我进宫!”

李儒明白叶庆想说什么,斟酌了一下道:“主公,此事我们无法拒绝,陛下毕竟是天子,是大周之主,如果真对主公不利,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也改变不了什么!”

“确实如此!”叶庆微微颔首,挥手让他退下,换了一套新做的衣裳,穿戴得体,这才跟着张让进宫。

这一次他不用在坐马车了,骑着自己的马匹跟着张让到了朱雀大街。

从侧门而入,一路好奇的打量着太极宫的布局。

拐了数道宫禁,这才到了御书房!

“殿下,陛下就在里面,奴婢就不进去了,殿下请进!”

张让将叶庆送到这里,自有接引太监推门恭迎。

叶庆大方的走了进去。

朱红厚重的宫门缓缓关闭。

御书房的视线偏暗。

没有掌灯。

此时以近昏黄时分。

有些黑幽。

叶庆借着昏暗的光晕扫视着四周。

两排竖满了两排书架,书架上全是竹简。

最后叶庆目光定在了中间的那坐位上。

上面并没有人,空空如也。

约莫过了一分钟的样子。

这时一道人影从书房后面的屏风一侧走了出来。

此人走出来,并没有立即坐到龙椅坐席上,而是停在了旁边,注视着叶庆。

叶庆也注视着此人。

光线不好,看得不清,但是二人就这样对视注目。

整个世界仿佛堕入幽谷之中。

寂静无声,却有种空聊发慌.

沉默良久终于黑影开口了。

“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

“知道为何不跪!”

“你是说跪一个父亲还是天子!”

“呃!”

上面的叶震突然笑了。

“有什么区别!”

“一个父亲是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卑躬屈膝,不会舍得自己的孩子受伤受疼,会百般怜爱。”

“一个天子开口便是威严,言出法随,即使是没有说话,做臣子的也应该先展示自己的忠心,臣服叩首。”<!--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