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三十一章 扶风王的秉性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扶风王府!

(前面写了韩王,因为剧情跟大纲需要以改)

二皇子叶韬,正听着手下将叶庆在长安大街上念的那些诗句,全道娓娓道来。

“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吗。”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吗。”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吗。”

“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

一句一句,叶韬缓缓重复喃了一次。

不由的拍手称赞道:“好诗!好诗!”

不过刚赞完,又微微叹息。

“可惜了!都是只有半句,不得其法,不明其意,不能入其境。”

“我那毫无存在感的六弟竟然能作出如此佳句,真乃高才,天赋当在我之上,可惜……可惜……”

“王爷,这个叶庆只会讲半首,论才华,论天赋,拍马都不及王爷,王爷何故可怜他。”

“哼!你们懂什么,正是因为只会半首才可惜,如果会全诗,那便是本王的劲敌。”叶韬扪心自问,也不能一口气做出如此多,如此优秀的半首诗,所以心中不甘的同时也有些嫉妒。

同时更是警觉。

文人最容易小心眼了。

尤其是还有身份的自视聪明之人。

九位皇子之中,他叶韬竖立起的形象就是最有文采的皇子。

所以他得文官的支持。

他当然不允许其它八人中有人在此道比他更出色。

因为这是触犯他的利益。

“依王爷说来,那个叶庆着实可恶,明知道王爷才是长安城最有文才之人,还敢在大街上卖弄文采,实是该死!”

有一个拍马屁就会有第二人。

又有人道:“没错,这个叶庆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作半首诗就算了,今日还敢辱没陈聪公子,天下谁不知道陈聪公子是王爷的人,他叶庆也敢明着冒犯,实是没有将王爷放在眼里。”

“应该要好好教训一下叶庆,不然以为我们扶风王府好欺负!”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声讨叶庆。

叶韬相当满意众人说的话,微微颔首道:

“都别在议论了,在怎么说叶庆也是我的弟弟,做哥哥的焉有责备弟弟的道理,记住我们扶风王府是以理服人,下次碰上叶庆弟弟,当以训诫为主,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王爷就是贤明!”

“王爷大人不计小人过,当是我大周圣人转世……”

众人正恭维着,突然有人跑进来道:“王爷不好了!不好了……”

“咳咳!何事惊慌,忘记我扶风王府的规矩了,凡事莫惊莫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叶韬训了一声,这才轻轻抬手道:

“细细道来,本王又不崔你命。”

“是王爷!王爷教训的是,奴婢记住了。”

报信的人果真如叶韬教训的一样,缓了缓气,这才参拜行礼道:

“王爷,刚刚收到消息,陛下派了六名千牛卫去民务坊三里项传了圣旨,陛下封了叶庆为逍遥县男!”

“什么,陛下封叶庆爵位了?”

众人一听顿时咯噔一下,心道糟糕。

就是叶韬也是微微皱眉.

不过很快他跟众人就反应了回来,这封的是县男呀!

顿时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其它人则哄堂大笑。

县男!

大周最低一等的爵位了。

仅仅是比子男稍微高一点点。

烂大街的爵位。

打发叫花子的。

估计是叶震皇帝觉得将叶庆赶出宫,什么都没给,有些过意不去。

怕折了他老人家的面子,好歹给个低等爵位,给叶庆安慰安慰。

“就这也值得你惊慌乱叫。”叶韬此人别看表面和气,看着温文尔雅,实则更记仇,指着报信的人道:

“下去自己领二十棍,在罚奉半年!”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别看他专营的是文之一道,但是他更在乎规矩。

为人更保守刻板.

报信的一听傻眼了。

忙又道:“王爷息怒,我还没有说完呢。”

“嗯!”叶韬一愣。

其它人也是纷纷闭嘴,注视过来。

这报信的赶忙道:“那六名千牛卫传完圣旨之后又说奉了陛下的口谕,从今天开始,负责保护叶庆,听从其调遣驱使。”

“什么?”

这一回众人鼓大了眼睛。

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

六个千牛卫给了叶庆。

封爵事小。

但是千牛卫可就是大事了。

千牛卫是什么大家都清楚。

而且一下子是六个千牛卫给了叶庆。

这肯定是算宠幸了。

六个千牛卫就是六个一流高手。

不管是身份还是实力都摆在那里,容不得小觑轻视了。

这也是为什么报信的失态了。

叶韬摸了摸额头,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冷声哼道:“滚下去,领三十棍,罚奉一年!”

我……

报信的傻眼了!

怎么还罚我!

我是谁?

我做了什么?

我在哪里?

气氛陡然沉寂,有些森寒。

其它人也是噤若寒蝉。

“告诉陈聪,想去教训叶庆那就去,不要怂,有本王支持他,我王府的高手都可以借给他。”

丢下这句话,叶韬转身出了大厅去了书房。

不需要特意吩咐,叶韬手下养着一帮头脑聪明的家伙。

自有人去将他交代的办好。

这便是王爷,一个真正的王爷。

一个有权有势有人的王爷。

…………

弘农王府!

“封爵了?呵呵一个县男!”

“还给了六个千牛卫!老爷子挺会玩的!”

三皇子弘农王叶伟听闻了民务坊的事,轻轻摇着蒲扇,略笑两声。

手下问道:“王爷,我们要不要……”

“不用!什么都不用做。”叶伟轻笑道:

“先是得罪了老四,现在又开始抢老二的风头了,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他叶庆能对付的,等着吧,好戏来了,我弘农王府坐着看戏喝酒就好……哈哈!”<!--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