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四十一章 黑白无常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狂沙帮的高手们要是在不明白怎么回事,他们也不配当堂主、舵主了。

“来者何人?竟然闯到我狂沙帮的总舵口来嚣张!”

副帮主薛剑一拍案几,大喝一声。

话落,院中的白衣男子,斗笠一掀开,往内一掷。

这斗笠快如闪电,旋风飞射而来。

所过这处皆被切开。

同时带起一阵风沙。

顷刻斗笠就逼近到了薛剑的眼前。

眼看薛剑就要被这斗笠给击中打伤。

在大厅正中间上位的田富海,右手一伸。

一掌崩出。

那斗笠瞬间炸裂。

薛剑的脸只觉得像刀刮过,头发往后高高一扬,然后轻轻落下。

薛剑整个脸都微微抽搐了一下。

眼中满是惊骇。

接着忙抱拳向田富海道:“谢帮主!”

田富海没有说话,更没有瞧薛剑,缓缓起身。

直视着院中的白衣男子。

“听说黑白无常向来一起出手,白大人来了,怎么不见黑大人!”

说完田富海缓步朝外走去。

厅内的人闻言。

皆露惊色。

黑白无常,那是两个人。

两个入品级的高手。

他二人联手,天下少有人能敌。

死在他们二人手中的一流高手不知道有多少。

就是入品级也有十个八个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黑白无常是官府的人。

传闻二人是叶震的忠实走狗。

难道叶震要对他们狂沙帮下手了?

他怎么敢贸然动手。

大家都还没有撕破脸。

叶震能突然不顾其它二坊的帮派势力了。

不怕三坊背后的靠山了。

他出师无名呀!

“对付你田富海还需要老黑吗?”

白无常冷笑道。

田富海走出了厅门。

负手在后道:“你们应该知道,想杀我可不简单。别说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就算是黑无常在这里,我要是想走,你们也强留不下!”

田富海自傲的注视着白无常。

整个人透着自信。

入品高手可不是想杀就能杀得死的。

谁没有一个保命绝学。

谁不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

谁不是天赋异禀,本事通天。

“哈哈哈哈!”白无常突然笑了,笑得诡异。

指了指田富海的心口道:“那是平常,可是现在的你还以为自己很牛逼,还以为自己是一个高手吗?摸摸你的心脏,有没有一种痛传来!”

田富海眉目一挑。

有种不妙之感。

伸手放在心脏处。

突然一口血水涌上来。

“噗!”

“帮主!”狂沙帮的人皆是一慌,关切的喊道。

田富海可是他们的帮主,田富海要是出事了。

狂沙帮就完了。

田富海伸手在耳边,止住了要冲过来的这些堂主跟舵主们。

擦拭了嘴角的血渍,田富海转过身,朝着薛剑看了一眼冷声笑道:

“陛下就是厉害!这么多年了,我竟然不知道,好算计!”

说完,田富海内劲一崩,身上外衣瞬间炸裂,然后他的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死之前,老夫领教一下白大人的高招!”

话落,田富海到了白无常的近处,一拳打出,带着破音还有劲风。

白无常闪身一避,一把钩廉刀从袖口滑出,朝着田富海的脖子钩去。

田富害,收掌成拳,铜臂一挡,一拳崩向白无常。

白无常另一把钩廉刀从袖口也滑下,钩廉刃锋正对田富海的拳心。

“轰!”的一下,二人纷纷往后退了两步。

田富海顺势脚下一跺,身体往房顶飘去。

脚踩屋檐,轻松一使到了琉璃瓦顶梁。

回身对白无常冷笑道:“今日之仇来日必报!”

说完一闪身跳走。

不过白无常并没有追,只是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下一妙,只听惨叫传来。

田富海从消失的位置倒飞入院。

身上被一根玄铁链子给困住。

脖子被勒紧,人还在挣扎,不过链子上那凸凹带点刺的小钉勾刺破了喉咙还有身上的大部分皮肉。

涓涓的血流出,死亡正在慢慢吞噬他的生机。

田富海的眸中满是不甘还有怨恨。

“既然知道我们黑白无常从来都是一起行动,为什么就总会忘记我呢。”

突然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男子从房顶飘下,看着被捆绑的田富海道:“还是说……你求生欲太强,只顾着保命去了。”

说完,黑无常手臂一探,一条黑色的玄铁链子打出。

直接抽在了田富海的脸上。

“噗呲!”一声田富海脑袋一歪死了。

威名赫赫的狂沙帮帮主,入品级高手,被黑白无常诱围斩杀。

丝!

帮主死了!

怎么办?

狂沙帮的这些堂主跟舵主们陡然紧张起来。

皆吸着口凉气。

看着院中的黑白无常。

他们手脚有些发颤。

怯意大增。

不过黑白无常好像对这些堂主跟舵主并不感兴趣。

反而是盯着薛剑道:“做得不错,我们会向陛下禀明你的功绩的。”

薛剑闻言,抱拳谄媚道:“谢白大人,黑大人!”

“薛剑你……”

听到薛剑与黑白无常的对话,这些堂主与舵主们,仿佛猜到了什么。

指着薛剑想唾骂。

难怪刚才田富海要深情的凝视一眼薛剑,说出那样的话。

薛剑是叛徒。

他投靠朝庭了。

他是奸细。

堂堂副帮主,竟然是内奸。

“各位别急着说话,摸摸胸口,有没有感觉到痛苦!”

薛剑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显得风轻云淡了。

这时众人才发现,胸口有什么堵着,还有像被人刺了一剑。

难道痛苦。

然后周身开始有些无力。

一个个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你卑鄙,你下毒……”

“没错,我是下毒了,刚才大家喝的参汤就是毒汤,现在我薛剑正式替陛下传达口谕。”薛剑正了正声,陡然严肃道:

“经查民务坊飞鱼帮、狂沙帮、天翔帮勾结四皇子楚王叶茂叛上作乱,欲图谋害朕之六子,颠覆长安政局,欺君罔上,造反叛国,现证据详实,缉拿斩杀各帮正帮主以下不从者。

若有愿检举做证之人,可特赦封赏,免于罪责,待罪赎功,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听完薛剑的话,众人知道这一次算是真的栽了。

薛剑以狂沙帮副帮主的身份荐举狂沙帮,证据不要太充分,别说没跟叶茂有联系。

就算没有,他一样能炮制出合情合理的借口。<!--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