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四十六章 曹正淳与马中三宝(二更)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御书房!

不知道叶震是不是故意的。

视线还是昏暗。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叶庆总觉得叶震这个皇帝爱故弄玄虚。

大方的迈步走进去。

殿门缓缓合上。

视距更加的短了。

望着对面的龙椅,叶庆背对着大门,没有在往前一步。

既然叶震不想亲密接触,那就不见好了。

果然又是一分钟的时候,黑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碰上老七了!”

“碰到了!”

“没打起来!”

“他打不赢!”

叶庆自信的回道。

反正对叶震这个皇帝他并没有多少敬意。

别想让一个十四年没有见过面,没有疼爱的所谓儿子会有多尊重你。

叶庆以经摸了个半清叶震的为人。

这是一个真敢下狠手虎毒食子的人。

怕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到不如潇洒直接。

免得打上伪君子,道貌岸然的标签,惹人更加讨厌。

况且叶庆说的是实话,欧阳锋能将叶蔡带来的那几个一流高手胖揍。

这一点叶震这个皇帝想必已经获悉的信息。

叶震冷哼一声,不知道是对叶庆的自信狂傲回答还是他回话的态度不满意。

坐下龙榻。

叶震道:“知道今天朝会都议了什么事吗?”

叶庆微愣,这也太跳跃了。

他又没上朝,也没有一个朝廷为官的手下。

上哪门子知道朝殿上说了些什么。

明显为难人。

所以叶庆没有说话。

“眼下快要入秋了,狼崽子们快要活动了,都说小孩盼过年,大人怕过年,朝廷又何偿不是如此!”叶震独自感叹一声喃道。

叶庆微微皱眉。

入秋后,西边的七羌、北边的蛮夷突厥就该频繁活动,开始打草谷,劫掠大周了。

自然也就是大周文武们头疼的时候。

年不好过,没家底的年更是不想过。

不过叶震跟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叶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伯而以,一没有官职,二又没有权力,三更没有钱。

沉默是金。

叶庆还是没有插嘴多言。

叶震又接着道:“对付这些狼崽,光靠步卒只能被动防守,需要骑兵进行牵制反击,但是骑兵极耗费钱粮,而且我们对战马的了解,我们的骑术皆不如这些狼崽,朝中诸卿们为此没少头疼发愁。”

听着叶震这发牢骚一样的喃喃自语。

叶庆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但是他还是没有接话。

而叶震也没有在说了,殿内又安静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最终叶震还是没能熬过叶庆。

张嘴道:“明白朕的意思了吗?”

“陛下准备怎么处置三坊!”叶庆突然问道。

叶震眉心一拧,很不喜欢叶庆的说话方式,不过想了想道:

“帝国有帝国的大事要做,外敌比腋窝下的瘙痒更重要,三坊的事,三坊自己解决!”

“臣有三物,马鞍、马镫、马掌,可使骑兵速成,提高数倍战力,同时减少马匹损耗,愿献给朝廷,以壮我大周国力国防。”叶庆最终一咬牙将马中三宝说了出来。

今天叶震之所以找他过来,为的就是这三件东西。

前晚上那一战,赵云所部骑兵大破两大帮派帮众。

骑兵之威,叶震自有方法了解到。

而且赵乾等六人在逍遥府。

这种事瞒不住的。

叶震这才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站起来问道:“此三物,你从何得来!”

叶庆发现叶震今天好像话有点多,酝酿一下正要回话这时脑中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

“叮!主人,大周帝国皇帝叶震,想知道宝中三宝的出处,愿意花费五百两,是否售卖!”

嗯!

一样的问题。

“系统,如果我卖了,叶震如何获知这个情报。”

系统道:“当然是由主人你亲口转述。”

“亲口转述!”叶庆笑了,于是又问:“给他什么答案!”

“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系统也很干脆的回道。

叶庆脸上的笑更加灿烂了。

无敌系统这回答很牛性。

“有一天我去买马场,碰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从马上摔下,很是吃惊那孩子被狂飙的战马甩脱下来,竟然毫发无损,一问之下发现此孩童竟然从小练骑上马,以有五年之久,甚是意外。

所来我一想,这孩子莫非是草原部族出身,否则我大周哪有父母舍得在其三四岁之时便学骑练马。

后来我又一想,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一开始就拥有数年骑技,于是脑子一热,拭着给它安个坐椅,绑个脚蹬,穿双铁鞋。

结果怎么着,你猜,嘿……”

“回去吧!”

叶震不等叶庆说完,转身就进了屏风。

叶庆微微摇头。

还真是个现实的人。

我这还没说完呢。

叶庆也不失望。

拉开殿门,走出了御膳房。

“叮!交易成功!”

“扣除20%的手续费,主人你现在拥有4576两银子,以及抽奖机会1次!”

“抽奖!”

叶庆没有任何犹豫。

“好的主人,现在为你抽奖!”

“叮!恭喜主人抽中内侍卡牌一张!”

太监!

叶庆微微失望,于是又道:“使用!”

“叮!恭喜主人使用内侍卡,获得《天下第一》曹正淳(一品)。”

曹正淳!

竟然是他!

很多人不知道曹正淳这个太监是谁?

不过却知道他说过的那句经典.

“东厂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入品级的高手。

虽然是内侍,不过却也是一个助益。

叶庆回身看了一眼御书房,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殿下!走吧,陛下以经不在御书房了!”张让不知道叶庆内心在想什么,还以为叶庆还想跟叶震多亲近。

叶庆微微一笑,转身往外走。

转过一道宫门,突然轻声嘀咕道:“曹正淳何在!”

张让跟一众小太监皆是一愣!

曹正淳?

他们这里没有叫曹正淳的人呀!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一道人影从天而落,一脚将张让给踢踹倒地。

让张哪里想到有人从天而降,而且还踹他,身体不稳,在地上滚了一圈。

“谁?谁敢袭击咱家,谁不要命了!”

张让骂骂咧咧站起来,拍打着上身上的尘土。

只听刚才撞他的人道黑影哼了一声道:“咱家曹正义,怎么张公公想教训咱家!”<!--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