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四十八章妙!太妙了

更新:09-08 18:37 源站:81中文网

“嘿嘿,是主公,俺老程一定维护好坊内的法纪,谁敢生乱子,一定揍得他娘都不认识。”

程咬金咧嘴直笑,拍着胸部不断的保证。

治安队就治安队。

听起来怪是怪,但能管二百号人。

叶庆无语摇摇头,这斯就是一个浑人!

接下来张仪与李儒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主要有这么几点,一是:加固坊墙,修缮坊墙,以便保护民务坊。

给坊内的百姓一个定心丸。

二是:引进商者,活络坊内经济,增加就业岗位。改变以往坊内的氛围,不在让它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

第一点有待商榷,逍遥府也没有这么多的钱粮来做这事。

毕竟烧出的红砖是不用花费什么钱。

但是砌墙用的材料却并不便宜。

所以重点落在了第二点。

“主公这并非我们所长,儒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李儒微微摇头,怎么搞破坏他在行,怎么盘活经济他不行。

张仪则道:“主公我觉得我们可以从酒下手,我们有美酒英雄烈,先在坊内开一家酒肆或是酒楼,以此来打开名气名声,吸引酒客来民务坊,有了酒肆其它吃穿住行才能慢慢增加。”

“海丰此言大善,民以食为天,我们就从这吃喝下手。”叶庆微微点头,说到吃喝,他相信这个世界没有人比他更在行了吧。

李儒却依旧没有太乐观,提出意见道:“可是主公,我们民务坊的位置并不好,吃喝方面怕是很难引来长安的百姓聚集!”

说着,李儒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半米见方的金帛。

众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当李儒展开之后,众人这才发现,这是一张平面图。

写着大周长安堪舆图七个字的标记图。

叶庆扫开身前案几上的东西,让李儒放在上面,又对众人道:“都过来一起看看!”

众人围聚过来,李儒指着地图解释道:“这是这段时间我们锦衣卫做的一份长安城内地图,上面记录了各坊的详细位置。”

众人点头,识字的以经看出点门道了。

李儒接着又道:“长安城,正北面是皇宫,从朱雀大门往南对过来,正好在城中心偏南位置就是我们的民务坊。

大家请看,长安中有两大集市,东为东市,西为西市。

购买物品,吃喝玩乐大都在东西两市之内。或者是两市之间靠近朱雀大街的坊中。

而我们民务坊偏南,百姓们来这里的距离稍远,又有东西两市在前面挡着,所以吃喝游玩的人流不会太大。

所以我们最多只能吸引城南附近这些坊的普通穷苦百姓。

而这吃喝玩乐,众所周知,须得有些余钱家富之人才有闲情兴致。

所以以吃喝入手,怕是难以凑效!”

听到李儒这样的分析,众人这才知道长安的城的大致情况。

也不由的轻轻微叹。

民务坊的位置有些尴尬。

城南方向多是最穷苦的百姓。

吃饭存活下都难,谁还有钱消费玩乐。

而且越往南,人口越少。

到城南门旁边,那几个坊基本都没有人住,全是空地。

城南外那就更是荒芜一片,除了山还是山。

莽莽的秦岭余脉,一片接着一片。

城门外的百姓较之城东郊区、城西郊区,要少得可怜。

基本都是些猎户。

所以说民务坊以南,基本是越来越穷,人口越来越少。

越往南越衰败!

如此,就算是提出建议的张仪也有些不自信了。

不过叶庆听完,却双眼冒光,大赞一声道:

“妙!太妙了!”

众人微愣!

妙!

这么糟糕的情况,还妙!

大家有些不解了。

叶庆笑着环顾众人一眼,然后点着民务坊道:“普通百姓怎么了,只要是人那就有生意做,现在穷,不代表以后穷。

他们没钱,我想办法让他们有钱就行了。”

众人还是不明白。

听着稀里糊涂。

难道自家主公想补贴钱给南城的百姓!

那样就算是国库搬来,他们也发不起这个钱呀!

“人口!人流,流量,永远是最关键的,有人就能兴旺发达,有人就有发展,南城就是一片空白,就是我们施展拳脚之地。”叶庆手握成拳,重重击在地图上的南城位置道:

“这里没有权贵的影响,城外也没有什么阻碍的因素,正是发展工业的好地方,拿下南城,我们就握住了都城三分之一的天空,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了。”

叶庆能不激动吗?

传统的农商业当然不适合在南城。

但是新兴的工商业可就不一样了。

如果李儒的没有弄这份地图出来,他还不知道民务坊以南是这么好的一片土地。

现在有了平面图,他更有信心将民务坊打造成一处繁华之地。

没有权贵的影响,这个李儒、张仪等人都能理解。

这工业是什么东西?

大家懵逼一片。

想开了脑袋也琢磨不出来。

“没听明白那没关系,我们慢慢来做,到时你们就知道了。”叶庆也没有打算解释太多,因为有些东西讲了他们也理解不了。

总之一句话,干就完了。

散会后,叶庆让人将易达叫了过来。

易达道:“殿下,你叫我过来可是有什么新吩咐!”

叶庆道:“府里的墙修得怎么样了!”

“殿下我正要说这事呢,墙都修好了,接下来就是盖你说的那个菱形堡楼,还有修建府内安置大家住的营房跟厢房,以及其它宅子。”易达如此汇报道。

叶庆道:“这些先不修了,明天你带府里的匠人到城南外给我起一座窑,位置要靠近石山跟水源之地,最好就近还有木柴,又方便运输。”

易达有些糊涂,问道:“殿下,这窑建在城外,那这砖运回来不是太麻烦了,一天也弄不了几车,还得派人蹲守着。”

“谁说我是要烧砖!”叶庆神秘一笑道:

“这一回我们烧石灰!”

烧石灰?

什么是石灰,怎么烧?

叶庆见他不明白,于是解释道:“就是烧石头,将石头放在烧窑内,用高温煅烧,烧出来的是一种白色的粉末或是白色的石粉!”<!--over-->